追蹤
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844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黃包】有違倫常(08)

  黃少天沒想到事情剛跟包榮興攤牌沒多久,晚上學校的網站竟然有人把自己跟包榮興的兄弟關係給說出來了。

  「媽的,讓你嘴賤亂爆料,混帳東西……」黃少天越看,還不只把他們是繼兄弟的事,還把包母可能是小三跟離家出走的事也說出來,這估計事跟兩人同鄉的。雖然沒有證據,但黃少天懷疑是同鄉的那個小張。

  「你要怎麼辦?」喻文州問著。

  「我讓管理員來刪,這帖子已經涉及人肉了!」黃少天氣憤地立刻用手機打著字。

  「不,我是說……你看這時間點,包子還沒回來……」剛剛包榮興那樣一大吼,喻文州終於察覺到隔壁的不對勁,聽到包子那話,在結合網站上曝露的東西,他倆是兄弟的是肯定不是假的事,喻文州總算明白黃少天為什麼要讓自己斷念了,可現在包榮興卻是不肯斷了念想的,這下看來黃少天要他斷念就是要斷關係,這下還真是很多問題。

  「他一個大男人又不是小姑娘,晚上不回來會有什麼關係?」黃少天故意作漠不關心。

  「他要是離家出走的話……」

  「離家出走就出走……」嘴上這麼說,黃少天想想還是覺得不對,這小子以前多混帳啊,現在好不容易洗白了,這下離家出走會不會又去哪鬼混。

  「才剛來S市呢,他要去哪離家出走……」

  「一個能夠過夜的網吧S市哪裡都是,他都成年了,不是多大事。」黃少天說得十分冷酷。

  「……你跟包子的事我是管不著,不過有時候還是要多想想,免得以後後悔。」

  黃少天自然知道喻文州是在擔心他,只是還是忍不住說:「那你自己呢?」

  「退了會後悔,進了沒勇氣。」喻文州說著。

  黃少天自己又何嘗不是喻文州說的那樣,進退兩難,他抓著頭髮,說要回房間玩榮耀去了。

  黃少天想包榮興自己離家出走也是好事,只要不要讓黃老夫人知道的話,只是黃少天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種鬱悶感。

  明明不用見到包榮興就是一件好事,但感覺就是有什麼東西梗在那邊。

  想見到他嗎?還是不想見到他?

  黃少天的心情實在是非常矛盾。

  

  黃少天隔天去學校的時候,稍微晃去了美術系一趟。

  但到了學院大樓,黃少天卻沒有進去,只是遠遠的看了幾眼就回去了。

  黃少天想起了幾年前,當包榮興自己主動離開。好像也是這樣遠遠的看著包榮興,卻沒有主動接近。

  沒有進的勇氣,退又會感到惋惜。

  對自己跟包榮興之間複雜的關係感到痛苦,但其實還是想死抓著不放,或許打心裡根本沒有想要斷開過,就像是一個吸毒過的人,口口聲聲這麼說著要戒毒,但身體卻還是渴望著,直至死亡才能夠得到解脫。

  

  到美術系這段往返路上,有不少人都像黃少天投以好奇的視線,看來那帖子的效應還在持續延燒。

  後續帖子講的特詳細那樓被板務刪了,但還是有好幾個不同版本的說法透漏著黃少天跟包榮興的關係,也不知道大家比較信的是哪個版本。

  

  包榮興此次的離家出走,並沒有黃少天跟喻文州預想的還要久,差不多是離家出走後第五天的時候,黃少天在要回到家的時候,看到有一隻金毛蹲在門口。

  「獅子座,我忘了帶鑰匙。」

  「真是的,你怎麼老是這個樣子……」黃少天一邊幫包榮興開門,一邊感到心安,好險包榮興第一句是這個,要是回來再繼續糾結之前的問題……

  結果事與願違,就在黃少天安心的時候,忽然有人抓住他的手,碰一聲,黃少天被推在牆上,而包容興則一隻手撐在牆上,擋住黃少天的去路。

  包榮興的身高原本就比較高,更何況現在還被押在牆上,實在讓黃少天倍感威脅,包榮興的臉越靠越近,黃少天想後退,但卻毫無退路,整個人的身體縮在牆壁上,像是被卡在牆縫裡的貓一樣可憐。

  漸漸地,包榮興的臉近到好像要往黃少天身體住進去,他們的目光比往常更多的時候直視著對方,瞳孔互相倒映著對方的影子,包榮興的嘴唇近到好像要吻了下來,讓黃少天很是緊張。

  「獅子座,我是不會放棄的。」包榮興的眼神堅定而不移。

  說完後,包榮興才放開黃少天。

  「他叫住我就為了跟我說這個嗎?」黃少天鬆了一口氣,卻也覺得莫名其妙。

  仔細琢磨包榮興的話,黃少天想果然人蠢也是有好處的,至少他是不可能像包榮興這樣堅決的。

  

  ☆

  

  「耶!下周就又要放長假!」九月底的時候,包榮興就開心地大喊著。

  「放什麼長假,你不用做作業嗎?」大四生黃少天正在為自己的論文進度堪憂,對於包榮興能如此單純為長假感到開心而忌妒著。

  包榮興用著手指頭算著自己的作業量,一會後答道:「有很多素描!不過放假前三天再畫就畫得完了。」

  「不准拖到第三天,你每天都要畫,不然你拖到第三天就會想著能不能拖到最後一天。」從小認識包榮興,黃少天敢打賭,他一定會最後一天才開始哀哀叫的。

  「你們兩個會一起回鄉嗎?」喻文州問著。

  「我,暑假才回去過,不用這麼快吧……」黃少天想了下,他往年會刻意為了避開包榮興而藉口十一不回家,不過現在他本人就跟黃少天住在一起,已經沒有要避開的原因了,那自己究竟是回還是不回呢?

  「我沒有要回去,我作業好多呢。」包榮興說著。

  「帶回去畫不就行?不要因為大一剛離家就就這樣子,你這樣你爺爺奶奶不會擔心嗎?」黃少天聽包榮興這麼說這麼說,忍不住擺出哥哥的姿態。

  「他們應該已經不會擔心了吧……」

  黃少天覺得包榮興這話說得有些莫名其妙,可看這小子表情難得低落的樣子,又不好意思追問,回想起包榮興剛來S市的那句話,讓黃少天有不妙的猜想……

  「那黃金周你們兩個人就都要待在S市了。」喻文州說。

  「魚哥要去哪玩?」包子問著。

  「我要跟朋友去下H市。」

  「你朋友不就獅子座嗎?」

  包榮興這問題有點莫名其妙,喻文州尷尬地回答:「是其他的朋友。」

  「喔,因為獅子座太吵了所以要找別人去嗎?」

  「才不是!」黃少天比喻文州還要快反駁,「人家約的朋友不是我這種朋友,是他的那個那個。」黃少天比著自己的小指頭。

  「喔~」包榮興點頭表示明白。

  「你們兩個黃金周會一起出去玩嗎?」不想討論這會令自己尷尬的話題,喻文州趕緊轉移話題。

  「我才不要帶個路痴出門,搞丟了可麻煩了,要花時間找整天的時間都浪費掉了。」

  「獅子座,身為一個獅子座,該大方一點。」

  「對你大方就是對我的折磨……」

  「獅子座小氣鬼!那我去找別人玩好了,老魏問我要不要黃金周跟他一起去玩。」包榮興開著手機,似乎是要聯絡他那個朋友。

  「你什麼時候認識的老魏?聽都沒聽過,你又認識什麼狐朋狗友?」黃少天的敏銳的警覺性觸角此時探了出來。

  「上次住在網吧認識的。」

  「住網吧認識的聽著就不正經,你要是被人抓去賣掉怎麼辦?」

  「他說他是當大學教授的,不會把人拐去賣吧?」

  「大學教授就不會賣人?你怎麼這麼天真……等等,你剛剛說大學教授?你說他姓魏?」

  「對啊,姓魏。」包榮興點點頭。

  黃少天的腦海裡已經浮現了一個樣貌:「是不是滿臉的鬍渣,還自稱自己為老夫的…」

  「對啊,獅子座你好聰明,怎魔會知道的。」

  黃少天沒有回答包榮興的問題,而是看向喻文州,他眉目上看不出有什麼變化,但眼裡的光彩卻漸漸黯淡下來。

  「包榮興,別跟那老魏去玩了,黃金周我帶你去玩,S市你還有很多地方沒去過吧?」為了好兄弟的戀愛,黃少天是砸下重本。

  「你剛剛不是還說不要跟我一起出去?」黃少天突然改口,哪怕是包榮興也感到了不對勁。

  「我仔細想想讓陌生人帶你去玩,我這作為兄長的尊嚴要放哪擺。」黃少天打出兄弟牌。

  「你什麼時候有這種東西……」

  「包吃包住包睡,全都花我的。」

  「獅子座你人最好了!」結果一說要包錢,包榮興馬上改口,像飛一樣跳起熊抱住黃少天。

  

  雖說答應了包榮興說要帶他在S市逛,但黃少天卻沒有多少頭緒,只好稍微參考下包榮興的意見:「你有想去哪玩?」

  「迪士尼!」

  「駁回,十一長假去迪士尼那不是純找死嗎?九成九的時間都要拿去排隊,還要跟人擠一起,東西又貴……」黃少天說著說著,只見包榮興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失望,黃少天有些不忍,只好說,「想去的話,等哪天平日我帶你去吧。」

  「太好了,哪我們找天翹課一起去吧!」

  「不准翹課!」

  

  「你其他還有別的地方想去的嗎?」

  「我想吃生煎、奶油小方、小籠包、排骨年糕、振鼎雞……」

  「等等,你是打算一路吃到底嗎?」黃少天看著包榮興開始蒐著上海美食,然後把所有看到的都一個個都唸出來。

  「民以食為天嘛。」

  「算了算了,所以只要能吃你去哪玩你都沒意見吧?」黃少天決定放棄包榮興的意見,自己隨便找人的行程後排一排了。

  「沒有。」

  「那就帶你去田子坊、豫園、城隍廟、九曲橋然後去吃下你要吃小籠包再去外灘……東方明珠塔應該沒時間去了,以後再找時間去,好了,這樣一天的S市行……」

  「連假有七天,你只打算一天帶我去逛S市?」

  「一天就很不錯了吧?我還要寫論文,你不是也有作業要做?」

  「作業最後三天就可以完成了啊!」

  「就跟你說不能拖到最後一天!你小子不能用這樣的態度來做作業……」

  「那我還是跟老魏去H市吧,好歹是四天遊。」面對黃少天的碎念,包榮興直接用大招打斷他

  「兩天,我兩天帶你出去玩。」要是包榮興跟著魏琛去H市玩的話,只會成為喻魏兩人的電燈泡,黃少天說什麼都要阻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