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844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黃包】有違倫常(07)

  小小黃少天那頭刺人的頭髮又長長了,蓋到眼睛,不過他向來不去理髮店的,因為家裡有黃母會幫他剪頭髮。

  黃母剪頭髮不算專業,不過黃少天的頭原本就亂糟糟,這剪下來也沒發現有哪裡不對勁,從長長的鳥窩頭變成短短的鳥窩頭。

  「包子也要剪一下嗎?」小小的包榮興就一直坐在旁邊看著黃少天被剪頭,黃母看他好像莫名興奮很有興趣的樣子,便問著他。

  小包榮興無法看出黃母剪刀的邪惡,還傻呼呼開心的答應了,結果沒兩下,原本漂亮的金髮被剪的挺慘,比黃少天的鳥窩還要糟,惹來小黃少天哈哈大笑,而包榮興委屈的哭了起來,黃母只好趕緊拿各種糖果餅乾給予包榮興安慰。

  

  這樣有母親跟包榮興陪伴的日子,對小時候的黃少天是習以為常的幸福,哪裡想得到這樣的日子會有毀掉的一天。

  

  就在那一年的晚春,黃母突然病倒了,不只是身體上的病,精神上也變得奇怪的,整個人有點瘋瘋癲癲。說是為了靜養,黃少天一家搬到郊區的房子。

  這種狀況下,自然不能再請黃母代為照顧包榮興,於是黃少天在那之後幾乎沒見到包榮興了。

  可小小的黃少天也懂得這不是在意自己小伙伴的時候,黃母一天一天的衰弱,常常要躺在床上由看護照顧,而原本溫柔的面容,此時也難以見到。

  有時經過房門後可以聽到嘶吼尖叫的聲音,讓黃少天感到害怕,越來越不敢踏足母親住的房子。

  直到某一天,黃母的情況似乎突然好轉了些,黃少天在佣人的陪同下,才進去了那個已經被他視為禁忌的房間。

  「少天來了啊……包子沒跟你一起來嗎?」

  黃少天雖然不知道黃母為何這時候要提到包榮興,但還是搖了搖頭當作回答。

  「怎麼變的這麼安靜了呢,害怕媽媽了嗎?」

  這或許只是黃母的玩笑話,但很明顯的戳到黃少天的心裡,他先是激動地喊著:「沒這回事……」,可想到自己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羞愧的低下來頭。

  「對不起啊,少天,讓你受苦了……」平常束著黃母的束帶,在她這幾天神智恢復時給拆了下來,她如平常一樣溫柔的摸著黃少天的頭髮,越讓黃少天眼裡有水珠子打轉著。

  「才不苦……」黃少天擦著自己的眼淚。

  「我這病看來是撐不久了……」

  「才不會!」黃少天打斷。

  「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別跟你爸嘔氣,要跟包子好好相處,知道嗎?」

  「好……」這時候黃母有什麼要求,黃少天會不答應嗎?

  過了差不多一個禮拜後,黃母就撒撒手人寰了。

  黃家是地方大戶,自然是辦了場風光尊榮的喪禮,包榮興也來了,雖然是跟包榮興很久才有的一次見面,但黃少天沒那心情去找他,只是遠遠的看了下包榮興哭得比黃少天這兒子還要傷心。

  

  母親死亡,黃少天自然要花時間來平復,好一陣子他變成父母理想中想要的乖巧安靜的乖小孩。

  可黃父倒是振作的很快,黃母死了大概一個月半,黃父就準備要續弦了。

  黃少天哪裡能接受,可這黃父素來是不會顧著孩子的感受的,板子一拍決定不日就先讓這家未來的女主人住進來。

  黃少天決定跟這新女主人嘔氣,有她在的地方絕對不出現,黃父說今天人會來吃飯,就刻意鎖著門在房間不出來。

  只是黃少天這樣做,卻還是按耐不住好奇心,趴在窗戶的窗上想看人到底長什麼樣子。

  只見黃少天等啊等,看到有輛車遠遠的開上了這個地方,越來越接近時,黃少天發現這車子十分之眼熟,後來發覺,這不就是包母開的車!

  黃少天這下哪還管得到自己原本的計畫,房門立刻打開了衝了樓梯,正好看到包母牽著包榮興的手一起進屋子裡。

  包榮興一看到黃少天就撲了上去,大喊著:「獅子座!」,接著又是親又是抱的,在一堆佣人跟包母面前黃少天多不好意思。

  「不對,現在要叫你哥哥了……」包榮興想了想覺得應該改口。

  這下到是驗證了黃少天的想法,這個新後媽竟然是包榮興他母親,讓黃少天感到很混亂,本來想好好打擊這邪惡的女頭目,誰知道這女頭目竟然是自己要保護的公主的媽。

  礙著包榮興的顏面,這下黃少天也不好意思人臉色看,就這樣跟人吃了第一頓晚餐。

  接著就這樣黃少天稀裡糊塗的被人以「美人計」策反,包榮興甜甜地叫了幾聲哥哥,就把要對付女頭目的事給忘了,跟包榮興開開心心光明正大的一整天黏在一起,過的很是開心。

  

  只是這樣的日子也是好不久,周遭一直有些閒言閒語傳著,就算黃少天年紀不大也懂了。

  有人傳聞早在黃母還在的時候,黃父就跟包母好上了,這才是黃母會病倒的原因,而黃少天也信了這件事,不然他想不通為什麼黃母死了不久很快就有了個後母。這下想到包母時不時把包榮興寄放在自己家,誰知道到底是去做了什麼事情,想到這,黃少天收起平常的和善,雖然什麼都沒做,但總不給包母好臉色看。不過這包母似乎不是太在乎,也沒想過要討好黃少天,修復關係,倒是包榮興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兩人之間無形的產生有些隔閡,雖然黃少天也沒想要波及包榮興,但他們之間似乎也沒以前親近了。

  黃家在地方上也算是名人,這種傳言也在小孩間傳著,黃少天在學校也越漸覺得不自在,開始不准包榮興在外面喊他哥哥,也不准靠自己太近。

  當黃少天進了青春期,迷迷糊糊間發現自己對包榮興的感情,除了小時候最上說的喜歡,更帶了些不一樣的意味。可此時黃少天的思想已經清楚明白兩人第一性別就一樣就是最大難題,而這下成為了兄弟就更不可以。

  黃少天這下連在家都不怎麼讓包榮興親近了,回到家,房門鎖著,誰也不見,六根清淨。

  黃少天實在是太煩惱他在思春期的煩惱,以至於忽視了跟黃少天接觸這件事對包榮興有多麼重要。

  

  包榮興以前在包家,是唯一的獨子,全家捧在手心上,還有極度寵愛他的爺爺奶奶。這下跟了包母來黃家,爺爺奶奶是沒有什麼探視權的,包母顯然也不想讓以前跟自己不對付的公婆討到好,自然是不會讓兩人見包榮興,從此就斷了聯繫。

  而入了黃家,黃父已經都是個冷淡博情的人,對自己兒子都很少見關心,對包榮興這拖油瓶就是十分的無視到好像沒看到他這個人,包母原本應該是這個家跟包榮興關係更緊密的人,但她原本對包榮興採取的教育方式就是放養,進了黃家也是照這模式,雖然包榮興主動接觸,她也不會推開,只是黃父這人的冷酷薄情,似乎在把人娶進門後也是一個樣,兩人的感情越發不好,包母也不怎麼回家了。

  黃少天這個原本是這家最跟他親近的人,這下也不管他了。

  包榮興這個性向來是黏人,這種情況哪裡受的了,漸漸的他喜歡往外跑,認識了一群混混,這些人的家庭情況恐怕都比包榮興還複雜,哪裡會像學校的人在那說三道四,包榮興就跟這些人混了起來,整天打架鬧事,逃課,混網吧,成了個不學無術的小混混。

  黃父只覺得這小子丟人現眼,繼續不想理他。包母這人來無影去無蹤。黃少天是想管的,只是前面黃少天的冷漠以對包榮興,包榮興自然也沒有給他好臉色看。

  這時候出面的人是黃老夫人,讓好幾個人把包榮興從網吧把人抬回來,還讓家裡的佣人好好看著他,這下包榮興的放蕩人生才有了一些好轉,兩人的關係也稍微地恢復。

  可這時又一個對包榮興跟黃少天之間的致命性打擊來了——

  

  包母離家出走了,老套的留下了一封信,大意就是罵了黃父的無情無義,其他的什麼也沒交代。

  本以為這就是個鬧脾氣,可包母似乎就不是會這樣鬧脾氣的人,這一走,好幾個月都沒回來了。

  包榮興在黃家的處境變的很難堪,原本是因為婚姻關係才成為這家的繼子,結果母親自己離家出走了。

  有親戚就在那嚼舌根,讓黃家快點把這包榮興趕出家去,掛著這身分,將來怕不是搶黃家的遺產。

  

  這時有人企圖把包榮興從這境地救出來,那就是包榮興的爺爺奶奶,他們想把兒子的獨子留在自己身邊很久了,此時包母這名正言順的監護人不在,自然是要把自己的孫子奪回去。黃家也沒人想留包榮興,包榮興就決定跟自己的爺爺奶奶回去了。

  

  黃少天雖然平常改對包榮興冷漠,可他到底還是不想包榮興離開自己身邊的。

  「不要走——!」

  那天,天色暗沉,黃少天追著包家的車一路跑,一路喊著,車子上終於有人下來。

  「獅子座你幹嘛呢,這是車你要追也讓司機開車追啊。」包榮興顯然是有點開心的,沒想到黃少天還是有些在乎他。

  「包子,留在家裡,別跟他們走。」黃少天求著包榮興。

  「家裡沒有人想要我留著。」

  「我想要你留下來。」

  「那又怎樣,那邊有我的爺爺奶奶。」

  「我是你哥!這樣不行嘛!」黃少天死皮賴臉的也想讓包榮興留下來。

  包榮興的嘴角露出一絲不適合他的苦笑:「平常不讓喊哥,這下又自稱是哥哥了?」

  這下連黃少天都啞口無言了,確實照平常所為連結下來,就是這個樣子,黃少天只有在對自己有利時,才會拿兄弟來說事。

  「你根本不想當我哥,就別再用這藉口了。」

  「可是我想要你留下來。」這是黃少天最真實的想法。

  包榮興難得安靜的沒有說話,那灰沉的烏雲總算拋棄了水滴,毛毛細雨滴落,在被雨水用的模糊的視線,黃少天看不清包榮興現在是什麼表情。

  「那就親下我吧,親我的話我就不走了。」

  「你故意刁難我?」對於包榮興的這話,黃少天是這個反應。

  「刁難?那就當我在刁難你吧,親一下我就留下來。」

  「……」黃少天沒有說話,他不是不想,是不敢。這一親下去,打破了黃少天一直劃下的邊界,築出來的牆,他害怕自己會潰堤。

  兩人僵持不下,就這樣你看我我看你,雨漸漸變大了……載著包榮興的車,有個人下來,給包榮興送傘。

  傘面幫包榮興擋住了雨水,也蓋住了他的臉:「獅子座,你要是做不到的話,我就走人了。」

  黃少天還是沒有任何動作也沒有任何言語,常說廢話的包榮興此時沒有再多說別的話,跟著拿傘的人走了。

  黃少天就這樣看著包榮興上了車,車越開越遠,黃少天直到在也看不不到車的影子後,才淋著大雨走回家。

  

  黃少天隔天生了大病,在家休息了好幾天才回學校。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以前總會偶爾經過黃少天教室的包榮興,往後變的很少看到了。

  兩人的接觸跟聯絡就這麼斷的自然和乾脆。

  黃少天只能從他人的閒言閒語聽到包榮興的狀況,包家那兩個過度溺愛的爺爺奶奶,自然是管不住包榮興,那傢伙又回去當了小流氓,那傢伙繼續成天打架鬧事……

  黃少天聽著很惱火卻不知道自己能怎麼辦,現在的他說的話會有用嗎?黃少天不想去嘗試,得到答案。

  包榮興的老家其實離黃少天家不算太遠,有時候,黃少天騎著自行車經過,忍不住會往那邊看了一眼,看能不能看到那頭金色長髮。

  沒看到會失望,看到了卻會心痛,簡直是自作虐,黃少天苦笑著。

  

  黃少天想離開家鄉,到沒有包榮興的地方,離的越遠越好,最好到包榮興過不來的地方。這樣的話,或許就算一直想念,也不至於會潰堤。

  就這樣,大學刻意考了S大,讓黃少天真能離包榮興越來越遠。只是沒想到過了三年,包榮興這人竟然追了回來,還用跟以前一樣的態度接近自己。

  黃少天心下是有點開心的,但卻也是苦惱著。

  跟包榮興的關係是不可能再進一步了,若是不退的開,黃少天只怕自己會一步走錯。

  喜歡包榮興又能怎樣?包榮興喜歡他又能怎樣?兩人之間就是不可能不可以。

  不停下的話只會兩人一起粉身碎骨,入萬劫不復之地。

  

  黃少天手上拿著包榮興落下的金髮,深深地嘆息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