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844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黃包】有違倫常(06)

  「少天真難得,你一大早就在洗澡。」喻文州一大早就看到黃少天從浴室出來,頭髮還是濕的,手上還有一點水氣,就看出他剛剛是洗澡了。

  「因為全身都味道,不得不洗。」黃少天剛起來,聞到包子的酒臭都薰的自己滿身都有味道了,實在受不了。

  「要是太熱的話還是把冷氣開強點……」喻文州本想是因為太熱一晚上的汗味太臭了,結果發生了一件令他訝異的景象。

  「早啊,獅子座、魚哥。」包榮興搔著頭髮從黃少天的房間走出來。

  自己好好的房間不睡,跑到別人房間睡就夠有問題了,現在再加上黃少天一大早洗澡,而這包榮興眼下又因為太熱所以穿著一件背心而已,而昨天迎新晚會玩得太過火身上留著一些學長姐留下的奇怪痕跡又更加遭人誤會了,現在喻文州在腦內已經開始推演昨晚入睡後,他隔壁的房間究竟上演了什麼精采好戲。

  「包子啊,我刷牙很快,你等下可以慢慢洗。」

  「哇,魚哥你好聰明,怎麼知道我要洗澡。」

  喻文州露出一副深明大義的表情笑著拍著黃少天的肩,黃少天這下就明白喻文州誤會了什麼,忙著想拉住人:「等等,隊長,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解釋……」

  「不不不,我明白的,不用再說了。」喻文州趕緊溜進浴室把門鎖上。

  「不,你什麼都不明白!隊長!隊長!」

  「要明白什麼東西啊?」包榮興還是一臉搞不清楚狀況。

  

  「可是我早上可沒看見什麼學妹。」黃少天總算等到了喻文州出了浴室,在客廳吃起早餐的時候,有機會解釋,講了昨晚的前因後果,但喻文州還是一臉不信。

  「那一定是她早機會跑走了。」黃少天剛還跑去包榮興的房間確認,學妹還真的已經不見了。

  「退一萬步來說真有此事,你為什麼要幫包子拒絕?」

  「畢竟包子現在才大一是個關鍵,我身為他的……同鄉老友,受人所託應該在這方面多多照看一下,以避免他誤交女友耽擱學業。」

  「少天,我沒記錯的話,你大一到大三一學年換一任,還因為感情糾紛上警局,你跟我說你要避免包子交女友?」

  「我交的又不是……」黃少天剛想反駁,就看到浴室的門打開來,包榮興從裡面出來就瞬間閉嘴。

  「學姊走了嗎?她昨天不是在我房間睡了?」洗過澡後包子的腦子清醒點了,對昨晚的事依稀有點印象。

  「她人走了,你以後也別跟她靠太近了,她應該對你有意思。」黃少天故意把杯子高舉,讓對面的的人都看不清楚自己的表情。

  「當然啊,學姊是我女朋友。」

  包榮興這話讓黃少天手抖了一下,差點讓杯子掉在地上:「女朋友?你跟她認識才多久?」

  「昨天迎新才見面吧?你們認識多久?交往?」黃少天不敢相信。

  「見第一面就能求婚,認識一天就不能交往嗎?」包榮興說這話讓黃少天一下臉就紅了,這是單純的問句還是唰自己呢?年少無知的第一次見面就跟包榮興求婚的人不正是黃少天嗎?

  黃少天被包子這話堵的說不上來,這包榮興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接著又補了句:「獅子座你不想我跟她交往嗎?」

  黃少天琢磨下怎樣說比較不會種了包榮興這種低級的套,結果又把剛才對喻文州辯解的那套給搬了過來:「你現在才大一,正是關鍵的時刻,要是耽擱了學業怎麼辦?好不容易才考上大學,還是好好讀書吧。」

  「我跟她交往只會交一個禮拜,能耽誤多少功課?」

  「啊?」

  「你們迎新的懲罰遊戲玩這個啊?」黃少天還在那不解,喻文州倒是一下就明白了,正常交往還約定期限?那肯定只能認為是迎新上的懲罰遊戲了。

  「也還好?反正一週的話最多就牽個手,親個嘴……」

  「玩個懲罰遊戲你還想要佔些便宜啊?」黃少天的語氣充滿不齒,可他真正在意的可不是這檔事。

  「要不你跟我說跟她分手,那這樣我就會乖乖聽話。」

  「跟她……」黃少天想說這麼簡單,本來就想要直接下命令的,但想想不對,看到包榮興一臉期盼的樣子,黃少天思索這小子又想搞什麼鬼,感覺包榮興要跟人玩這懲罰,肯定不會多大在意,現在卻一副迫不及待要分手的樣子,著實奇怪,到底這是在做什麼呢?

  不一會黃少天想到了答案,這才想幸好自己才思敏捷,這包榮興哪是想分手,這是非要自己反出分手,顯得自己很重視包榮興的樣子,從這點感到滿足。

  「你愛分不分,關我什麼事。」黃少天一明白當然是不幹啊,黃少天要這麼容易就給糖吃,包榮興這種傻瓜腦袋還用得著這樣找糖。

  包榮興只好失望的繼續吃著他的早餐。

  

  「頭好痛,頭好痛。」吃完早餐差不多該穿穿衣服趕緊出門的包榮興,忽然抱著頭大喊。

  雖然喝這包榮興昨晚就一副喝高的樣子,宿醉翻車倒是不讓人意外,但明明剛起來時還一副生龍活虎的樣子,現在卻在那裏一副不行的樣子,黃少天覺得他明是在裝,因此完全不想關愛他,無情地說著:「痛就痛唄,讓你不會喝還喝了這麼多,喝到差點失身,你活該!給我乖乖去上課,才開學第二天就想課,你活膩了嗎?」

  「嗚嗚嗚,獅子座好無情。」

  喻文州給黃少天使個眼色,可黃少天視若無睹,無奈下:「櫃子裡有放解酒劑,你試試看吃了會不會好一點。」,本想讓黃少天刷這個好感,哪知道對方並不想領這情。

  「謝謝魚哥……」包榮興哭喪著臉,跑去櫃子拿了解酒劑。

  

  被黃少天這樣勒令,包榮興只好乖乖的去上課,可大學四年級跟他這大學一年級的新兵蛋不同,此時喻文州正不知道在跟誰聊著QQ,而黃少天正開始刷著他的微博,讓包榮興離去的背影看著特別哀怨。

  黃少天的微博關注的人很多,互粉的卻少,其原因之一就是其話嘮屬性太過可怕,其一天微薄的條數,看著極像個營銷號,不一回他已經達成轉發十條微博,並且每個微博都發表了數百字感想,讓那些少數關注他的人發出了哀號。

  想著發完微博也累了,黃少天換開下QQ看看,卻沒想到整個訊息爆炸,一堆朋友私訊著他,沒想到還有周澤楷。

  周澤楷這不愛說話的私訊自己到真是讓黃少天好奇,第一個就打開周澤楷的視窗。

  「黃少天,你小子動作挺快啊,還翹人牆角,你連在感情上也要當個愛搶怪的機會主義者?」

  這語氣不像周澤楷的,跟周澤楷要好的人?江波濤不會這樣說話,這個看來是被自己封鎖的孫翔借別人的號來問自己了。

  黃少天回了他「幹嘛幹嘛幹嘛幹嘛幹嘛幹嘛幹嘛幹嘛?」

  結果黃少天收到了:「……」,這又不像孫翔的語氣了,這看著是物歸原主了,黃少天只好解除了孫翔的封鎖,再往他那丟去:「幹嘛幹嘛幹嘛幹嘛幹嘛幹嘛幹嘛幹嘛?」

  這下子倒是很快的收到了回應:「學校論壇有人說你個騷GAY掰彎直男搶人男友……」

  騷GAY?騷GAY?黃少天楞是沒想到他為人正直,平常打扮還被孫翔罵看著就像個直男,竟然會被人罵騷GAY?而且什麼搶人男友了,到底是什麼時候搶人男友了?

  黃少天急忙發了數百字跟孫翔辯駁,孫翔本就不是個廢話的人,跟周澤楷熟後廢話就更少了,直接甩個連結個黃少天。

  黃少天一看,竟然是他們學校論壇的帖子,在這個論壇式微的時代,只有很少數的人會混論壇,黃少天就剛好不是那類型的人,只有剛入大學圖新鮮辦了個號,此時要看學校帖子需要登入,黃少天試了所有自己可能用的帳號跟密碼,最後好不容易才登了進去。

  標題直接就打成「有騷GAY企圖掰彎直男,搶我男朋友。」,看來還真不是孫翔用詞奔放,人原本就這麼打。

  黃少天的視線習慣從左到右看,這下第一眼就看到發文者在論壇上標示的性別是個「女」字,黃少天這人因為其學系跟個性,極少接觸到女的,基本上有接觸到的女性都記得像記在筆記上一樣牢,上一個讓黃少天記在心上的就是昨天那奔放的學妹。

  果不其然,一看內容,是那學妹發的,其中還隱去跟包榮興是因為懲罰遊戲才暫時成為男女朋友這事,還把黃少天描述的婊裡婊氣的,活脫脫像是個三流都會愛情劇裡會出現的惡毒女配。

  黃少天對於自己明明沒介紹過自己,卻能準確地以理工系大四HT這種看似有打碼,實際上曝露的一乾二淨,被代入惡毒女配一角沒有太多訝異。人啊,就是不能太優秀,優秀的人就會出名,出了名就常會有麻煩,黃少天在理工系的成績名列前茅,還是魏琛的愛徒,得過多項相關比賽,此外還在S大長年舉辦的榮耀大賽得過冠軍,就算不認得,問一下也就知了。

  黃少天看了自己被罵,怎麼可能會就這樣當沒看見,洋洋灑灑的寫了數百字要跟人開嘴仗……

  

  如果可以的話,黃少天希望這帖子不要給包榮興看到,這小子要是看到肯定會很仗義氣的幫忙說話,可這包榮興歷來跟人打起嘴仗是敵我不分的,這指不定會越描越黑,還會把兩人之間黃少天想要極力隱瞞的關係給曝露出來。

  可有時候越是不想讓他發生,就越會發生。

  包榮興一個大一的,學校都還沒熟呢,當然是不會去看論壇。可是帖子的主角三人就有兩個是美術系的,這謠言哪可能輕易攔住,跟包榮興短暫交往的「女友」,在二年級也是有點勢力,此時到處哭訴著,整個學年的人都知道。他們系上是知道昨晚原由的,也不會像論壇上的人指責包榮興是負心漢,而同性戀這種事,學藝術的人都各有各的古怪,同性戀在他們眼中也不算挺特別的,倒沒怎麼排斥包榮興,只是會忍不住想多看他眼。

  這班上幾個人都看下來,饒是粗神經的包榮興也發現古怪了,第三節下課,他喊著:「我臉上是有沾什麼東西嗎?幹嘛一直看我。」

  「因為你紅了啊。」跟包榮興一樣是這個班珍稀的男性資源的同學說著。

  「我紅了啊,要辦簽名會了嗎?能賺多少錢?」

  「想得美,你的紅是負面的紅,粉都沒有走路上會被人蓋布袋的那種。」

  「蓋布袋,誰敢蓋我布袋,看我抽不死他!」

  這包榮興的反應都抓不注重點呢,幾個同學本想就這機會聽有什麼八卦,哪知道包榮興這小子就在那抓錯重點,嚷嚷那些枝微末節的小事。

  有個愛好八卦的女同學就這麼看不下去,直接湊往包榮興的左手邊:「你啊,昨晚跟學姊發生了什麼事啊,她現在在論壇上罵你跟你那個……」,女同學也不明白要怎麼稱呼黃少天便模糊過去,拿起手機來給包榮興看論壇。

  包榮興看完帖子後又看到一堆人留言罵黃少天,大喊:「這些人搞什麼東西,怎麼可以這樣亂罵,我要罵回去。」,說完立刻霹靂啪啦的要打起字來。

  「這我的手機!要罵用你自己的號罵。」包榮興打字很快,幸好他也想向黃少天一樣打個大長篇,妹子才有機會在發送出去前搶回自己的手機。

  「好吧。」包榮興無奈的說道,想拿起手機辦個論壇號,但沒人給他這個機會。

  眼見一兩個都湊了上去,其他好奇這事的同學也七嘴八舌的湊上來想套點八卦聽聽。

  但眼見這班級的班代表衝的比其他人還快,還在包榮興前面的桌重重拍了下,儼然是宣告這目標是她的,誰都不能搶。

  「包子啊,你怎麼不說你有男朋友的事呢?要早知道我們昨天就不會安排這種處罰了。」知道跟學姊只不過處罰遊戲出來的假情侶,自然是不會把負心漢這種話當真,都把黃少天想成是原男友了。而一週戀人這種處罰只不過是好玩,但很難說對方的戀人不會介意,而昨天原本想說學姊好像對包榮興有點意思,就順手安排讓學姊跟包榮興一起回家了,豈知會撞著對方的戀人,惹的學姊不開心,在班上哭訴著,而這些學長姐們就跑來聯絡她這個班代表問事來了,讓班代表很是苦惱又無奈。

  「男朋友?」包榮興很是疑惑,昨天剛多了個女朋友,哪時候又有男朋友了?

  「黃少天那不是你男朋友嗎?」

  「嘿……」班代表這話,包榮興是美的很,十分想應承,只是包榮興素來是個聽話寶寶,黃少天不讓亂說話,就真的不亂說話,「他不是我男朋友,就是我室友。」

  「室友,只是室友?」班代表鄙夷了一下覺得這藉口太爛了。

  「還是同鄉……」班代表繼續鄙視,包榮興只好在加句,「打小就認識的好友。」,黃少天說偶爾可以說是從小認識的好友,包榮興這下就這麼解釋了。

  「好友……戀人未滿的那種。」

  「別瞎說,獅子座只喜歡女的。」包榮興知道這話傳出去,黃少天一定計較著。

  「喜歡女的?他這麼跟你說?」班代表聽到這話有些驚訝,還忍不住想笑。

  「是啊。」包榮興不解,喜歡女的是大多人的性向,這有什麼好笑的?

  「你如果不好那口的話那你可要小心了……」班代表覺得這黃少天刻意隱瞞多年好友,肯定是另有企圖,看這包榮興呆頭呆腦的,一定會被人騙進套的。

  黃少天這人的八卦還是比校草跟不輸校草的帥哥的八卦低調點,知道的人較少,可這班代表今天已經收到無數學長姐的騷擾,其中也透漏了一些訊息。

  黃少天這人大三上學期曾經上過警局,當是手被人劃傷,有傳聞說劃傷他的人是個男的,其原因是因為情感糾紛。而這黃少天有時候又有人看見跟孫翔混一起呢,不少人都猜測黃少天其性向跟他的性別一樣。

  包榮興聽完這些話,臉色沉了下來。

  班代表本只是想給包榮興提個醒,沒想到這傢伙的臉色這麼難看,莫非是過往以為是兄弟情的回憶已覺得被沾汙?

  只見包榮興用力的拍了下桌,然後拿起包要往外走。

  「等等!等下還有課呢!要扁人不急啊!」包榮興哪裡聽他的話,只見一溜煙就沒看見身影了。

  

  ☆

  

  黃少天的嘴仗這一戰明顯有點困難了。

  眼下帖一熱,黃少天跟包榮興被扒出的訊息就越多,起碼有人說出了室友了,還有人把黃少天是個富公子的事也提了,這讓黃少天眼皮跳了跳,也不知道S大有沒有其他很多老鄉,那些多半對黃少天跟包榮興的關係都清楚,黃少天不是很想讓人知道那樣的複雜狀況,於是只好放棄減少帖子被頂上來的風險,回房裡拆下剛好剛剛快遞送來的包裹。

  就在黃少天剛回房裡,就聽到鑰匙聲,琢磨奇怪,喻文州跟自己的課是一樣的,這時間點應該不會出門,吃的叫外送就好,難不成是包榮興這小子逃課了,於是出了房門看到包榮興正走進來,剛要開口開罵,哪知包榮興一兩個箭步,氣勢洶洶的很快就走到黃少天房門前,用力一推,把黃少天整個人推進房裡。

  「臭小子,你做什麼啊你!」黃少天這回是真的火大了,怒視著包榮興。

  包榮興沒回話,把門關了起來還鎖了起來,這讓黃少天感覺到不妙,包榮興這人平常哪裡會做鎖門這麼細心的事,這下鎖了門哪裡有什麼用途,肯定是要幹壞事。

  「獅子座,你喜歡男的?」

  黃少天沒想到包榮興這麼大陣仗竟然是要問自己這件事情。

  黃少天並不覺得自己的性向可恥,若是其他人問的話肯定坦白了,可包榮興就不一樣了,小時候玩兩小無猜的對象,到了大一點,發現情況不對就以自己小時候誤會了,其實喜歡女的敷衍過去。

  要是現在知道黃少天性向為男,包榮興肯定會來為難。

  黃少天沉默已對,見黃少天不說話,包榮興直接近身了。

  「喂!你想幹嘛!」一看就知道包榮興來意不善,黃少天當然不是不想防備,只是沒那能力防備,真人PK他沒太多經驗,首先只好先擋住臉,哪知包榮興根本沒想揍他,又就剛剛手的動作,一把把黃少天推往床上。

  「你想幹嘛!?」機制敏捷的黃少天發現這情況好像不是他想的打架`,驚呼著。

  「問你的身體就知道了。」包榮興整個人壓上黃少天,這下還不明白包榮興想幹什麼,黃少天就不是黃少天了,「我靠靠靠!強姦是犯法的!你小子快住手。」

  這種言語對包榮興哪裡有用,繼續幹他想幹的事情,黃少天想推開,推不動,腳不斷的踢,在包榮興看來跟死魚的掙扎沒有兩樣。

  包榮興的真人PK能力是遠超於黃少天的,黃少天雖然可以高喊一聲救命試試隔壁房的喻文州會不會來救他,但讓人看他跟包榮興兩個人衣服凌亂的疊在一起,黃少天是想都不想。

  只好苦口婆心的懇求著包榮興,包榮興卻一點都不像有在聽的樣子。

  包榮興啃著黃少天的脖子,長長的頭髮搔的黃少天有點癢,黃少天的上一早就被脫了,褲子也被扯到一半,就剩內褲死死掙扎著,讓黃少天越來越感到恐懼,說什麼都要阻止包榮興。

  可打也打不過人,能怎麼辦……或許是老天要幫他,黃少天此時摸到了足以救他的東西。

  

  「咻!」黃少天手拿著什麼東西朝包榮興劃去,向來有豐富PK經驗的包榮興趕快躲開,從黃少天身上起來。

  只見黃少天手上拿著美工刀,剛剛為了威嚇包榮興,劃掉了他一截頭髮。

  包榮興看到黃少天拿刀對著他也是傻了。

  「給我退下去,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區區美工刀嚇不倒我的。」包榮興什麼大場面沒見過,這一把美工刀對他來說不足為懼。

  「那這樣好了。」黃少天美工刀不對著包榮興,改對向了自己。

  這是拿自己的安危來勸包榮興住手,黃少天知道這對包榮興十分有效,只見包榮興不只往後退還從床上爬起來了。

  黃少天鬆了一口氣,總算可以解脫了。

  「你就這麼討厭我嗎?甚至到要自殺。」

  黃少天想要回答是,斷了包榮興念想,可是迎面看到的卻是包榮興哭的難看的臉。

  看到這張臉,黃少天哪好意思說謊:「我不討厭你,但是我這輩子不可能答應你。」

  「為什麼!你喜歡我,我喜歡你……」

  「要我把話說那麼白嘛?我們是兄弟!兄弟!社會再開放接受同性戀,都忍受不了兄弟戀。」

  「我懂了。」包榮興看起來乖巧的準備要離開了,正要開著門時,爆吼一句,「兄你妹的弟,整天到晚叫人別喊,結果搞半天,你自己是最拿這當回事的!」

  包榮興出了房門很快就不見人影了,隨即聽到大門又關上的聲音,想來是包榮興難消心頭之氣又跑出去吹吹風了。

  

  黃少天想著包榮興的話很是鬱悶,這要能不當一回事,他早不當一回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