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844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黃包】有違倫常(05)

  孫翔投下震撼彈,讓黃少天當機了好一陣子,自己卻一通電話被人叫走,看他雀躍的腳跳的,九成九一定是周澤楷。

  跟孫翔道別後,這話題還是在黃少天跟喻文州兩個人之間延燒著,消息太震撼了,讓向來厚道的喻文州忍不住在此時追問這事兒:「我沒怎麼看過你前任跟前前任,我倒沒孫翔發現的這麼快……所以,跟自己初戀住在一起是什麼感覺?」

  「別提了,這就是我人生最大的錯誤,初戀是阿貓阿狗都不該是包榮興這貨。」

  「你對他已經一點意思也沒有了嗎?但你的好幾任都是那種類型。」想到之前黃少天纏著問自己的戀愛話題,喻文州忍不住早回報下。

  「那只是因為剛好我就是喜歡這種類型這種外貌!」

  「可是孫翔說你說過是找長的像初戀的。」

  黃少天沒想到以前無意透漏給孫翔的事,竟然會在此時拆他牆腳,堵的他話都說不出來。

  「……我是對他還有一點點,一點點殘留的好感,但我絕對絕對不會跟他建立任何戀愛關係。」

  「為什麼?你們現在可是如戀愛喜劇一樣的關係,我不會介意的。」初戀成室友,這近水樓台近得比別人更有希望。

  「我跟他之間的問題不少,老實說我從我懂事之後就不覺得我們之間有可能可以建立成戀人關係。」

  是的,黃少天一直喜歡包榮興,但不可能跟他發展成任何的戀愛關係,這種事,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明白了。

  話講得明白些後,喻文州也沒繼續追問,兩人下午有共同的課,上完之後,就順手買了吃的回家。

  

  喻文州跟黃少天進門後在廚房洗完手,順便把外帶的東西從袋子裡分開,倒到免洗碗裡,裝完自己的那份,黃少天順手也把包榮興的那份也裝好。

  「那傢伙怎麼還沒回來啊,大一的課有上到這麼晚嗎?」吃完麵的黃少天看了下時鐘,這時間早就超出了大學最後一堂課上完回來後的時間了。

  「可能是跟同學去吃飯?不然打個電話去問問看?」

  「不是很重要,發訊息……」黃少天才剛要開口拒絕,卻沒想到喻文州已經迅速的撥通了電話,還把手機傳給黃少天。

  「喂,魚哥,找我有什麼事?」

  「是我,你小子怎麼都這個點了,人還沒有給我回來?」

  「是獅子座?我們系上今天有迎新晚會,我正跟學姐待在一起,啊,有人叫我,我先掛斷了。」

  「這小子要去迎新晚會不會早點講啊,真是的……」黃少天剛剛聽到電話裡有女生很親熱的叫包子名字更是一肚子火了。

  「包子應該蠻受女生歡迎的。」沒想到喻文州的耳力也很好,似乎也聽到了,還特別指出這件黃少天不想面對的事情。

  「一碗麵果然不夠吃,竟然包榮興這小子沒有要吃,那就歸我的了。」黃少天故意轉移話題,將另一碗麵也端到了自己面前。,開始大吃特吃了起來。

  

  兩碗麵實在是太撐了,導致黃少天決定今晚晚晚一點睡,先讓麵消化些掉。

  大概是十一點的時候,黃少天覺得麵已經消化了大半,想要不要準備去睡覺還是再繼續他的論文,看了下隔壁房,想起包榮興還沒回來,這小子很常忘了帶鑰匙,為避免睡夢中被驚醒,黃少天決定要先不睡等著他。

  喻文州倒是沒這閒心,早早就進行他規律的健康睡眠,黃少天一個人坐在客廳打著遊戲,他進了覺得可以短時間結束掉的競技場,結果打了一場又一場,黃少天還是沒看見包榮興回來。

  十二點、一點、兩點……本想著自己明天早上沒有課,但再這樣等下去,也太傷身了,黃少天打給包榮興的電話,他也完全沒有接通的意思。

  「都要三點了還沒有要回來?這小子在摸什麼東西?他是大一生,難道明天不用上課嗎?」黃少天看著電腦上的時間,他競技場的分數已經刷的賊高了,時間也越來越往三點去了。

  幸好在還沒三點的時候,就響起了鈴聲。

  黃少天趕緊去應門,一打開門就看到包榮興整個人醉醺醺的說著醉話,旁邊還有一個長的很漂亮的女生扶著他。

  黃少天看他這個樣子就想罵人,但又注意到旁邊還有不認識的女生,只好憋住。

  「你可以幫我扶著他嗎?」那女的問著。

  黃少天乖乖地照做,他扶住了包榮興空著的另外一隻手,撲鼻的酒氣朝他而來,讓黃少天差點罵出髒話,但又礙於還有不認識的人在現場,他只能憋住。

  「他的房間在哪裡啊?」只見女生沒有要放手,似乎還很好心的要幫忙把人副進去,這包榮興個頭也不小,黃少天一個人揹也挺吃力,於是便接受了她的好意。

  好險包榮興的房間也蠻近的,很快就到了。

  「門鎖著嗎?我剛剛翻了他身上都找不到鑰匙……」女生看到包榮興的房間門關著便問著。

  「不用鑰匙,這小子肯定不會鎖門。」黃少天說著,果然門把一轉,門就能打開了,把包榮興丟上床後,黃少天想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的去睡了,就見那女生拉開了一張椅子,就這麼坐在房間裡。

  黃少天覺得這女的就這麼待下來很不好,想了下應該是迎新的參加者,應該是一二年級,最小的概率也是三年級,大四生才懶得去迎新活動:「學妹啊,這麼晚了早點回家吧。」

  「都這麼晚了也沒車回家,我就睡這裡就好了。」學妹跟黃少天說話的時候,眼神一點都沒有移到黃少天身上來,反而是緊緊的死盯著包子,黃少天有預感,要是自己現在出了這個房門,今天就有顆包子要被人吃乾淨了。

  畢竟奶奶都要自己照顧包榮興了,總不能包榮興大學一年級就搞出什麼意外來,黃少天想了會:「要不學妹你睡包子的房間,包子去我房間睡好了。」

  「學長不用麻煩了,我在這邊看著包子就好了。」黃少天聽著覺得莫名來氣,感情這女的估計才認識了一天,現在就把自己放在比黃少天更親近包榮興的位置了。

  確實要把包榮興搬去自己房裡是挺麻煩的,但黃少天想想再這樣拖下去不好:「沒關係沒關係,你一個大姑娘家的,還是早點休息吧,現在都三點了。」

  「不用了,我跟包子在一起就好。」

  黃少天吐血,他都把話講得有些明的,這女的還是堅持不得手不放棄啊,現在的女孩子都這麼大膽了嗎?

  眼看自己怎麼說都沒有用,黃少天只好直接捏了包榮興的小腿,讓從頭到尾不知道到底睡了沒的包榮興清醒點。

  「好痛!獅子座你幹嘛?」

  「起來,去我房間睡。」

  「啊?」結果聽到黃少天的話,包榮興還是傻楞楞的一副沒聽懂的樣子,黃少天只好在拍他一下,「好痛,獅子座你幹嘛打我。」

  「我問你要不要去我房間睡,還是你要留在房間裡跟學妹一起睡?」

  「當然是去你房間睡啊,男女授授不親的。」幸好包榮興在醉的時候還懂這道理,從床上爬起來,一個踉蹌,差點要跌倒,黃少天趕緊抓住他的手。

  「你這小子真是的,老給我搞這些飛機。」

  「學妹你要休息的話可以睡在我們家包子的房間裡。」黃少天還不忘跟人揮揮手。

  

  這次是拉著手,比剛剛扶著包榮興的半個身體輕鬆多了。

  「你就睡地板吧,床我睡的……喂!」黃少天話才剛說到一半,包榮興立刻就飛快的往床躺去。

  「臭小子,你給我起來!」

  「不是獅子座你自己說一起睡的嗎?」

  「我只問你要不要來我房間睡,我們兩個大男人還一起睡,又不是小學生了。」黃少天想把包榮興從床上拖下去,但包榮興死死守住。

  「算了算了,我睡地板,你就睡床。」黃少天總算認栽,現在是夏天,蓋個大外套就能睡著了。

  「你明明說要一起睡的。」包榮興說著便從床上帶著被子滾了下來。

  「我說你能不能別這麼黏人啊,你小時候有這麼黏……」黃少天想了一想,包榮興確實小時候一開始沒那麼黏,但後來變很黏好像是因為自己主動不斷示好,才變得這麼黏的就閉嘴了,於是包榮興沒有阻力的分了黃少天的一半輩子,就這樣在旁邊躺下。

  黃少天看包榮興這個動作,想起了小時候,他們兩個似乎很常這樣一起睡覺:「喂,包子,你……」

  「呼嚕——」黃少天話才說到一半,就傳了巨大的鼾聲。

  「我靠……這小子竟然就這樣給我睡著了,還打呼……」黃少天實在覺得包子的鼾聲太吵,於是捏了捏他的鼻子,希望能制止他的鼾聲。

  

  ☆

  

  小小的黃少天看著房子的窗外,他已經待在窗前看了很久,他的家住在高級的公寓,雖然確實景色很好,但讓他這麼做的原因卻不是為了看窗外景色:「黃色、藍色、紅色……黑色!不是……還要再長一點,啊!是那台。」

  看到自己的目標物,黃少天立刻從沙發上跳下來,把自己的玩具箱推到客廳,從裡頭拿出一兩個玩具,裝作在玩的樣子。

  「叮咚——」門鈴響了起來,黃少天沒有要動身的意思,待在廚房的黃母跑出來應門。

  「阿姨你好!」

  「榮興,要先把鞋子脫下來喔。」

  「好——」小小的包榮興快速的把鞋子脫了下來,然後直接往房子裡衝進去,「獅子座——!」包榮興整個人直接撲到黃少天身上。

  「你又來了啊,怎麼一天到晚都過來啊。」

  「不好意思,因為我太多事情了,只能麻煩你媽幫我照顧一下榮興了。」留著跟包榮興一樣漂亮金髮的女人,任誰一看都明白兩人的關係,自從上次喪禮,黃少天認識包榮興後,兩個人的母親也熟稔了起來,常常有事時,會把包榮興放在黃少天家寄放。

  「我不是這意思……」

  「沒關係沒關係,有人在家陪這孩子,省得他一天到晚在家碎碎念。」早就把黃少天在包榮興來之前的裝模作樣給看進去的黃母沒有直接拆穿,卻忍不住偷笑著。

  「我才不需要人陪。」

  「真的嗎?那我還是把榮興一起帶過去好了,榮興過來這邊。」包母笑著作勢要把包子帶走。

  「我不要跟獅子座分開!」被逗弄的是黃少天,但反而是包榮興的反應最大,死命地抱著黃少天。

  「少天跟榮興兩個感情真好啊,那阿姨就不當電燈泡,先走了。」

  

  在包母離開後,黃母去廚房端出了做好的小餅乾,兩人一起吃完後,就開始玩在一起。

  他們兩個能玩得很多,就算一直玩同樣的東西也不會覺得膩。

  「包子,你媽麻說會可能要讓你今天住這裡了。」

  「耶!獅子座,借我你的衣服穿!」

  「包子還是別穿少天的衣服吧,我剛好買了兩套新的睡衣,一件給你穿吧。」黃母拿出兩套同樣款式的動物睡衣出來。

  「謝謝阿姨!」

  「會自己洗澡吧?」黃母連新的換洗內褲都準備好了,看來對包榮興留住早有準備。

  「我會帶他洗啦。」

  洗完澡後換上睡衣,兩個小孩子被勒令要上床睡覺,但雖然上了床關了燈,但兩個小的還是興奮的睡不著覺,在那裡聊起了天來。

  「要是能一直待在獅子座家就好了,阿姨對我好好。」兩人聊到聊著就快聊到睡著時,包榮興忽然這麼說。

  「你可以留下來!這樣我們兩個會要永遠永遠在一起,這樣我們兩個就可以永遠永遠在一起了。」

  「嗯!」

  

  黃少天不知道為什麼迷迷糊糊地又夢到小時候的事情,翻過身看到已經不如夢中嬌小的包榮興讓黃少天嚇了一跳,隨即才想到昨晚自己犯傻偏要跟學妹賭氣,讓包榮興來自己房裡睡。

  「為什麼小時候就這麼能講呢……」想起自己小時候對包榮興答應的話,黃少天只覺得羞愧的無法自容,現在的黃少天已經是無法做到了,過往的承諾到了現在,就算黃少天再怎麼想讓他增值,也已經跌價到一文不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