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844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黃包】有違倫常(04)

  「今天是開學日呢,少天,你要小心點。」喻文州拍著黃少天的肩,躲的了初一躲不過十五,上學的日子總是固定的,孫翔一定會找上門來。

  「為什麼要小心啊,獅子座這學期要掛科了嗎?」

  「小孩子什麼都不知道就不要多話!你天哥……我黃少是這樣會被掛科的人嗎?」黃少天堵上包榮興的嘴。

  但包榮興很快就揮掉他的手:「你雖然成績很好但是很偏科吧,我記得你以前中文成績就不太行。」

  「總比你每科幾乎都是不太行好吧!」

  「我至少體育很好!」

  「說道體育好的問題,你為什麼是美術系啊,你以前都只會亂畫……」

  「不知道我要是跟魏教授說我因為家裡太吵想住他那專心寫報告行不行……」一大早聽著黃少天跟包榮興兩人如鞭炮般的吵鬧,喻文州忍不住這麼想著。

  

  同一間房的三人只有包榮興的系所跟年級都與人不同,於是他在進了校門後就跟兩人分道揚鑣了。

  黃少天跟喻文州現在正是大四的年紀,課堂少,到學校主要是為了製作畢業課題。兩人找的課題教授還是同一個,今天約好了要來討論,

  一進到他的辦公室,撲鼻而來的菸味。

  煙味最濃厚的中心,裡面一個鬍子邋遢的男人像個爛泥一樣趴在桌子上:「小兔崽子們,去哪鬼混了,怎麼今天才過來?」

  「靠,我們也是很多事的,現在可是正青春的時候,老鬼你懂不懂啊!」

  魏琛才二十幾歲就當上教授,現下也才三十初頭,可以說是年輕有為。然而他這個凌亂的頭髮跟多日未刮的鬍子,再加上說話的口吻,給人一種他早已四十好幾的感覺,當初聽說他們系上學生都聽說有個二十幾歲就當上教授的人物,都十分興奮地看著每堂課的教授期待著一睹真容,尤其女學生都腦補出一個有如隔壁系周澤楷一樣帥氣的完美英俊又富有學識的教授,沒把第一天就出現在他們眼前的魏琛放在考慮範圍,直到他們把系上老師都看過一輪,問了班導師才知道原來是魏琛,讓他們十分吃驚,難以置信。

  黃少天跟魏琛特別投緣,魏琛也十分用心指導他,師徒倆感情很好,於是黃少天對他也特別沒大沒小,還叫他老鬼。

  「青春?你小子有青春過嗎?從沒見你身邊有一個女朋友。」

  「把青春限於戀愛才是太過於狹窄了,話說如果女朋友是青春的象徵,那老鬼你以前也沒好好把握吧,你現在還是孤家寡人一個。」

  「我就是因為青春,所以才不會只拘泥在其中一個女友……」魏琛一邊說著,把快吸玩的菸給熄掉,換上了下一根吸

  「噗!老鬼就你這尊榮還想裝花花公子呢,我猜你大學肯定整天玩遊戲……」

  「抽太多菸對身體不好。」就在兩人拌嘴之間,喻文州差如其中掐掉了魏琛的菸頭。

  「小兔崽子什麼時候管的到我了啊。」嘴上這麼說著,但魏琛可沒怎麼抵抗喻文州把煙從他嘴裡拿走,在菸灰缸裡拈掉了火花。

  兩人親密而自然的舉動,讓黃少天覺得自己亮的瞎眼,不該跟喻文州一起過來這裡。

  雖然兩個人在其他人眼裡似乎隱藏得很好,但自認冰雪聰明的黃少天,還是看出兩人間的眼神來往間,那相互不道破的曖昧情愫,鑒於關係,黃少天偶爾會想推一把,但就像拍在棉花上,兩個聰明人都權當聽不清楚黃少天在說什麼。

  不過兩人都是收斂的類型,並沒有繼續在黃少天面前放閃,三個人辦起正事,開始討論了起來。

  

  「那今天就到這裡……是這個時間點了啊?」魏琛看了下電腦的時間。發現已經十一點多,也差不多快到中午了,「我請你們兩個兔崽子吃飯吧。」

  「太好了!教授人最棒!能認識你這種教授是我黃少天三生有幸,小的將來……」

  「少來,平常叫我老鬼,這種時候就知道叫教授了!」

  『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獅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獅子座~』一個歡托又奔放的歌聲在三人嚴肅正經的討論中突兀地響起,三個人不自覺的將目光移到聲音的音源,停在黃少天的口袋裡,黃少天從那拿起自己的手機,瞬間明白了:「我操!該死的包榮興,什麼時候把我的鈴聲改了。」

  黃少天飛快地把手機接了起來,很難得的只跟電話另一頭的人只講了一會就掛斷。

  「誰?」魏琛八卦的問著。

  「推銷廣告,這些人怎麼都這麼不消停,真是的,希望能立個推銷廣告打第三次的人就可以抓走的法條……」

  「不,我是問你手機鈴聲那位,能趁機把你手機鈴聲換掉的?什麼『關係』?」魏琛那個關係的語氣加重,聽著特別猥瑣。

  「就個同鄉而已,還什麼關係。」

  「是我們的室友,美術系的學弟。」對於黃少天避重就輕的回答,喻文州幫忙補充下。

  「學弟?下次帶來給我鑒定鑒定。」

  「你別擺出像三姑六婆一樣要幫人挑媳婦的樣子,都說是學弟了,那就是個男人、男人!」

  「現在不正流行男的也可以嗎?而且你……」

  「隊長你聽見了,這老鬼說男的也可以。」黃少天才不會甘於被魏琛調侃,找到機會就反擊,還拖著喻文州一起下水。

  「這個……包子他應該也快下課了吧,要是教授你有興趣,不如邀他一起來吃飯?」見剛剛黃少天把自己拉下水,喻文州很快地就想到了要如何回擊。

  「靠靠靠!這是報復吧!我們幾個人的聚會,叫那臭小子幹嘛?」

  「想要我請吃飯就給我現在打電話。」魏琛說著。

  「教授,我這邊也有電話,我打好了。」喻文州說著,飛快地按了手機。

  「等等,隊長你這個見色忘友的!」

  幸好到最後也只是說笑,此次飯局只有師徒三人,結果去了餐廳裡聊得跟研究室一樣,都在聊畢業論文的事情。

  只是雖然話題是一樣的,但細節的動作可不一樣了,他們吃的是合菜,問都不用問,喻文州就能幫忙點好魏琛喜歡的菜了,還讓服務員把他放在他前頭,而放離喻文州較遠的菜,魏琛也會幫忙夾。

  黃少天一邊覺得自己瓦數倍增,又一邊忍不住想,等到大學畢業後,這兩人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我說你們倆個搞什麼呢,怎麼又愛玩那些彎彎繞繞的,既然都互相喜歡,早點把話說開,皆大歡喜嘛。」結束跟魏琛的飯局,黃少天覺得有些話他不吐不快。

  「是他不讓我把話說開,他覺得年齡差太多又有差輩了。」

  「也就差八歲,差輩戀愛不是有楊過跟小龍女這典範嗎?」

  「對了,別老說我,你自己呢?學弟只差兩歲,還是同輩。」黃少天說的也沒有不對,但問題有沒有理不是重點,喻文州不想再深究這話題,於是想把話題推到黃少天身上。

  「想轉移話題也別拖包子那傢伙出來,除非天崩地裂這世上剩下我跟他,不然我才不會跟他在一起。」

  「這看起來還挺有希望的不是?一般不都說別人死光了也不會在一起嗎?」

  「咳咳,反正又不是父子更不是兄弟,差了八歲……」黃少天死活沒放棄自己當紅娘牽線這一途,只是忽然有人從他背後拐住了他的脖子,中斷了他的話語。

  「什麼差了八歲?」包榮興從背後拐住黃少天的脖子,看起來十分親密的樣子。

  「不關你的事,你這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沒要回黃少天的話,包榮興繼續說著:「獅子座喜歡自己比年紀大的大姐姐?」

  「才沒有,我才不會喜歡年紀比自己大的,我又不是隊長!」

  「少天他喜歡年紀跟他差不多或是小他一點的,最好是金髮……」黃少天口不擇言,喻文州也不客氣了,結果說到一半,忽然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猛然看了看站在黃少天旁邊的包榮興,「少天,你跟包子是很小就認識了嗎?」

  「我五歲的時候就認識獅子座了,爸……獅子座他爸是我爸的老大。」

  「別人家問什麼你就答,我沒有一點隱私權嗎?還有是老闆,說什麼老大,害我被人誤會成是黑道太子爺,話說你這大一生,課是滿堂的吧,現在還在這鬼混幹嘛?」見喻文州好像明白了什麼,黃少天趕緊轉移話題。

  「現在才四十分,我等一下跑過去就來得及了。」

  

  「黃‧少‧天!」一個包榮興纏上來就煩了,沒想到後又有熟悉的聲音在後面響起。

  「孫、孫翔。」

  就見到原本跟黃少天說好要租同間房的建築系孫翔,正氣呼呼從後頭要走過來。

  黃少天正琢磨著要逃還是正面面對時,包榮興義不容辭的擋在了黃少天面前:「你想做什麼啊?有事找獅子座先問過我?」

  「你誰啊,黃少天這貨的新男友?」孫翔倒是很聽話的沒繞過包榮興,就站在包榮興前面上下打量著。

  「你小子搞什麼東西啊?不是要上課嘛,回去回去。」黃少天反倒不領情還把人推開。

  「可是……」包榮興的表情就像隻盡責的看門狗吼著陌生人卻反倒被主人責罵的金毛一樣委屈。

  「回去,聽我的話……乖一點。 」黃少天開口後覺得自己的語氣太強硬些恐怕反而說服不了包榮興後,語氣改得更溫柔。

  「那我就先去上課了,獅子座你要是被打的話,記得要打電話給我,我隨傳隨到!」改給糖果後,包榮興就乖乖地走人了。

  「才不會被打……應該不會吧?」黃少天看向孫翔,要說打架的話黃少天不覺得自己會輸,可孫翔這貨就是蠻力系的,挨他個幾拳可完全不好受,這貨就不能文明一點,網上jjc解決嗎?

  「那個一臉猙獰的傢伙是誰啊?你新交的男友是小混混嗎?」孫翔不如黃少天預期,沒有預期上的的一結束話題就朝黃少天痛揍,反倒是很好奇的問著這個比問黃少天為什麼毀約更讓他不想回答的問題。

  「你今天找我難道不是來問我為什麼反悔不讓你住進去的事嗎?」

  「那件事現在不重要……對了,我聽江波濤說你讓你男朋友住進你房子了,所以剛剛那個就是你的室友兼男朋友?感覺就是你喜歡的那個型?」孫翔卻沒放過黃少天,又再次的繞到了這個話題。

  「那小子是我室友但絕對不是我男朋友,要說我跟他還有什麼其他關係,那就是我跟他是同鄉而已,要是你沒要跟我計較,那我就要走人了,是說你小子到底什麼時候這麼心胸寬大了?」

  問到這個問題,孫翔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因為多虧你的毀約,我現在跟周澤楷同居了!」

  「騙人的吧?你說周澤楷願意跟你同居?把一個對自己有意思的基佬放進去,你們終於兩情相悅了?」想想周澤楷交的女友數,黃少天對他被掰彎這件事簡直難以置信。

  「我覺得就快了,我勢在必得!」

  「喔,加油。」黃少天冷漠以對,他記得好幾個月前孫翔也這麼說過。

  「除了你以外。我也要謝謝你的同鄉……同鄉?」孫翔說到一半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同鄉就是認識很久了吧?他跟你前任還有前前任都長得很像,我記得沒錯的話你說過他們都長得像你初戀,也就是……」

  

  「他是你初戀?」

  

  黃少天心想完了,他到死都想隱瞞的秘密之一,竟然被孫翔這個二愣子在第一次見面就揭發了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