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844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黃包】有違倫常(03)

  「獅子座……你怎麼在這啊。」包榮興迷迷糊糊的從椅子上醒來,看到旁邊空無一物,「小鬼呢?」

  「他媽媽把他接走了。」

  「那小子,虧我拼命哄他,怎麼就這麼走啦,獅子座,你手上拿的那是什麼?」

  黃少天轉了轉他手上的紙片:「人家媽媽給的名片,說是自己有事,之後再連絡會給謝禮的。」

  「什麼謝禮啊?」

  包子好奇的問,想伸手去拿名片,沒料到黃少天眼明手快的把名片抽走:「做善事不求回報,哪有幫人找回一個小孩就要跟人要謝禮的。」

  「我避免了母子失散的危機了。」包子再次把手伸出,他身高比黃少天高很多,手也長,一下子就能碰到黃少天手上的紙……

  「現在連我的話你也不聽了嗎?」

  黃少天一句話,就讓包子探出的手停了下來。

  「……什麼嘛,這時候就肯跟我套交情,剛剛都還不理人的。」包子乖乖的把手放了下來,嘟著嘴抱怨著。

  黃少天假惺惺地露出了一個討好的笑容,包子很快就氣消了。

  黃少天想了想,奶奶的安排不能改變,在自己大學畢業前,自己一直對包子這種態度,會讓同住的室友感到不自在。

  說到底他也不是討厭包子,只是之前道別時的事讓他十分介意,讓他很難放下芥蒂去像以前一樣跟包子相處,可這小子卻又沒心沒肺的樣子,讓黃少天總有種錯覺,好像回到了以前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時候。

  自己若是越保持一樣的態度,就好像自己很小心眼,還一直介意以前的事。這樣自己也很難跟包子劃清關係:「我這人既豪爽又豁達,以前的事就不跟你計較了,為了這一年要好好相處,我有幾件事要跟你說清楚。」

  「一、既然你現在要從良好好上大學,皮就要給我繃緊一點,別再跟一些牛鬼蛇神混在一起。二、要好好上大學,成績絕對要保持良好 。三、對外就宣稱我們只是同鄉有些認識,千萬別把我跟你以前那些狗屁倒灶的事跟別人說。四、奶奶要你做的事,你就隨便敷衍下他。」」

  「又要說我們不熟了嗎……?」包子擺出一張可憐兮兮的臉。

  黃少天從小到大都拿他這表情沒有辦法:「那另外三點遵守的話,偶爾可以說是從小到大認識的朋友。」

  「唔。」包榮興有些猶豫,但他還是點點了頭。

  看來他好哄得這點,沒有因為時間而改變,這讓黃少天感到安心,卻同時有些難受。

  從小到大,包榮興都很聽他的話,只有那一次,不管自己怎麼說,他都沒有聽,反而還故意刁難自己。

  

  ☆

  

  「不要走 !」

  

  嘩啦嘩啦—

  在最後的離別時刻,原本明亮的天空,一下就被烏雲給覆蓋掉了,水從天空傾倒,已經超越了雨滴的等級,宛如水牆一般,要將兩個人隔開。

  黃少天不明白,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在滂沱的大雨中,整個人被雨水浸濕,一反平常的姿態,黃少天難看的哭著求他。

  包榮興轉過身來,卻給了黃少天一個像是在刁難他一樣的大難題。

  黃少天瞪大了眼睛傻愣在那裡。

  「獅子座,你要是做不到的話,我就走人了。」

  包榮興 旁邊的人幫他撐起了傘,他看黃少天沒有要給他任何回答,便跟著對方離開了。

  

  些許是因為包子的來到,黃少天今天從床上起來後,又夢到以前的事。

  也才不過是幾年前的事情,當時包子走的乾脆,黃少天不明白他現在為什麼忽然又主動出現在他面前。

  黃少天沒有問原因,倒底是不知道聽到哪樣的答案他才會開心。

  

  「獅子座,衛生紙放哪啊,我想拉屎發現沒了。」

  「……」一大早就聽到屎不屎的對話讓黃少天心情很糟,看到發話人心情又更糟了。

  「獅子座你說話啊,我還夾著呢,快點快點!」

  「噁心死了!拿去!有多遠就給我滾多遠!」黃少天把自己床頭放的衛生紙往包榮興臉上狠狠砸去,但運動神經良好的包榮興,準確地接住後跟黃少天道了謝。

  

  黃少天在包榮興走出房後埋著他的臉,想到自己昨天下定決心要跟包榮興成為表面好友,但這傢伙時在煩倒讓人很難忍,自己這四年真的能順利進行嗎?

  「啊,好爽。」包子一邊理著他的內褲,一邊從浴室走出來。

  「衛生紙的話,放在廁所外面的第三層櫃子。」黃少天的同窗也是室友的喻文州知道一大早的風波,放下早餐,親切的提醒著。

  黃少天則是理都不想理他,但對方則是自己靠了過來:「獅子座你怎麼還沒洗漱就開始吃飯,好噁心。」

  「你剛剛在廁所拉屎一邊哼歌一邊水聲噗茲噗茲的是要人怎麼洗臉漱口刷牙啊!還有你上完臭的像豬滾過似的,給我拿芳香劑過來!」黃少天說完,包子還真的跑去拿芳香劑噴了。

  「少天,我在吃早餐……」一旁的喻文州抗議著,黃少天過於生動的描述讓他被噁心了一把。

  

  「包子,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報到啊?」

  「是啊,早上九點 ……」

  包子一說完,黃少天就立刻看向時鐘,已經接近了十一點:「我靠靠靠!那你現在在幹什麼啊!」,說著黃少天拖著還在吃早餐的包榮興起來,讓他趕緊換了衣服,準備好東西拉著包榮興風風火火的出門去了。

  「少天他難道不知道,報到是一整天的嘛 ……」看著兩人一起出門的喻文州繼續優雅地吃著他的火腿蛋吐司。

  

  「你怎麼不說報到是一整天啊!」

  「難得你這麼急著要跟我一起出門,我為什麼要提醒你啊?」

   …… 」黃少天認真思考是不是太久沒見了,包榮興這貨怎麼比以前還煩人呢?

  

  「包榮興?」進學校大門後往報到處走,就有人叫住包榮興。

  「咦?你不是那個小張嗎?」包榮興回頭一看原來是自己以前認識的人。

  「你怎麼會來S大,你來這附近玩嗎?」

  「我考上S大了!是來讀書的。」

  「讀書,不是吧,你怎麼可能考得上S大,你家人給你開後門了吧?」對方奚落著,黃少天記得這人是包榮興以前同學,因為包榮興的家境想欺負人,但包榮興個頭大不敢直接來,有時候黃少天會看到他正在嘲笑包榮興,也就只有包榮興這大呆頭聽不懂人話,還跟人嘻嘻哈哈。

  黃少天看不慣,冷冷地說:「包榮興,走了。」

  「黃少天!?你還跟黃家的人在一起啊?」

  「我們啊……」

  「包榮興。」黃少天再次壓重音階喊著。

  「喔!那我先走啦!再見!」包榮興快速的跟人道別後,就乖巧的跟著黃少天走。

  

  「那種傢伙 …… 」黃少天想讓包榮興以後別跟這種人往來,可他想想,自己似乎已經沒有讓包榮興這麼做的權利後,就啞口了。

  「什麼傢伙?」

  「沒事,報到處就在那,你自己去,我坐著等你。」黃少天指著報到處,然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好!我快去快回!」

  黃少天看著班群在裡頭瘋狂聊天洗版打發時間,然後把孫翔辦來罵他的小號一一封鎖時,收到了班上系花來的私訊。

  「你在哪?」系花問。

  「學校。」

  「學校哪啊?」

  「我在新生報到處。」

  「我在你前面。」

  

  黃少天往前一望,就看到系花微笑朝著他揮揮手一邊走過來:「黃少天!」

  「你別那樣看我,你期待的事成不了。」

  「什麼?」

  「孫翔他後來沒住我這,不知道住誰那了,你想假裝來我這玩,見孫翔的把戲沒用了。」

  「靠,黃少天你這人做事真不靠譜。」 被譽為理工系之花的女人,漂亮的笑容一下就沒了。

  跟黃少天同班的白若琦,是理工系少有的妹子資源,並且也長著不錯的臉蛋,理工系很多男生都喜歡她,只是她自己外貌條件高,對男生的要求也高,她喜歡建築系的孫翔也是全校有名的事,當年就是她的鍥而不捨,逼的孫翔要當眾出櫃。可孫翔的出櫃一點用也沒有,對方還說出了「孫翔要直掰彎,自己想彎掰直,多適合啊!」的話出來。

  「放棄吧,妳還是另覓良人吧,孫翔就算沒有周澤楷也可以有周沼行,他就是個死基佬。」黃少天跟孫翔還算有些接觸,看的出來這貨妥妥是彎的。

  「我也是有去聯誼啊,可是帥哥不多見。」

  「哈?你這傢伙,結果也不是很專情嘛!」

  「人不能吊死在一棵樹,但是沒其他樹前還是可以多晃晃啊!」白若琦理直氣壯的道,就是她這種態度,黃少天就算孫翔不是基佬,也不是很想幫她撮合。

  「對了,你沒事待在這裡做什麼?」白若琦來到現在,總算關心一下自己的同學。

  「我帶人來報到,你又是沒事來學校做什麼?」

  「你黃少天會這麼熱心?是認識的小女友嗎?」完全不理黃少天的反問,對方顯然只想問自己有興趣的問題。

  「才不是我女朋友,同鄉的人而已。」

  「同鄉的女朋友?這麼說是青梅竹馬?」

  「就說了不是……」

  「獅子座!我回來了!」在黃少天跟白若琦抬槓時,包子衝了過來,還卡在兩人中間。

  「很擠,包榮興你給我過去點,有沒有禮貌,沒看到我在跟人說話嗎?」黃少天把包榮興往一旁推。

  「黃少天,他是誰啊?」

  「……?」黃少天從白若琦的反映嗅到了一絲不尋常,這人要是平常被人這樣打擾,肯定就甩臉色了,可這下她一點不開心的成分也沒有,反倒是特別興奮,莫非……

  包榮興的臉黃少天是很熟悉的了,這下重新看下,漂亮的金色頭髮,挺拔的身高,手腳都很修長,身材看著又好,臉又長的不錯,而且今天因為隨意穿反而沒有穿他那糟糕品味的衣服,看起來格外天菜,而且看樣子,應該還是白若琦的天菜。

  黃少天還是有點良知的,被白若琦纏上覺得不是什麼好事,他心中盤算著該怎麼介紹包榮興才能讓白子喪失興趣,但包榮興倒是在那前就已經先回答了:「我叫包榮興,熟悉的朋友都叫我包子,我是獅子座的……」

  「同鄉。」黃少天看包榮興的反應就知道這貨又忘了答應自己的事了。

  「所以你也是G市人?看身高不像。」

  「我靠靠靠,你這叫地域歧視啊!明明G市很多男的都有過一米八的!」黃少天先跳出來說話了。

  「可是你沒有,只有一米七六。」

  「你你你你你,你知道四捨五入嗎?四捨五入我也有一米八啊!」

  「獅子座,不到一米八也沒十麼不好啊。」包榮興摸摸黃少天的頭,但被一個已經突破一米八快要一米九的人這樣安慰,一點也沒帶給黃少天好心情。

  「話說你長的真高啊,應該很多女生喜歡你吧,有沒有女朋友啊?」

  「我沒有女朋友。」

  「真的嗎,你是我喜歡的類型,要不要跟我交往一下。」白若琦這人很直接就進到正題,讓黃少天傻眼。

  這下連包榮興似乎都愣了住,他遲疑了下,拉著黃少天的手:「可是我喜歡這個類型。」

  黃少天這下是真傻了,這小子在胡說八道個什麼?在白若琦前面不段的提起這個話題。

  「這是s市的特有笑話吧?」在講出驚人之語後,包榮興嘻嘻哈哈的這麼笑著。

  「……你說是就是吧,好了,要是沒其他的事的話我們就要先走了。」黃少天拉著包子就要趕快走,包榮興則乖乖地跟了上去。

  「所以剛剛那個是認真的?還是玩笑?帥哥都得是個基佬才行嗎?」白若琦呆呆的楞在原地思考著這個問題。

  

  「獅子座,等下,好痛、好痛!」黃少天抓的越來用力,到了校門口,包子的手終於承受不住,向黃少天求饒。

  黃少天甩開包榮興的手,惡恨恨的瞪向他:「你能不能別再胡說八道了。」

  「什麼胡說八道?」包子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黃少天看不出他到底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

  「喜歡的類型的什麼的……你要開玩笑也別把我扯進來。」

  「那怎麼能算胡說八道,我一直都很喜歡獅子座啊。」

  「所以我說這種話就是在胡說八道啊!你到底懂不懂!」見包榮興完全搞不清楚狀況,黃少天有點生氣了,「你這樣會害我被人誤會啊!」

  「誤會?會誤會什麼?」

  「……算了,跟你解釋是我笨,總之,小時候說喜歡什麼的沒關係,長大還說喜歡什麼的很噁心啊。」黃少天放棄跟包榮興說明了,抓著頭想自己走離包榮興遠些。

  「可是我確實從小就喜歡你啊。」包子小聲的嘀咕著。

  若是一般人的話,恐怕是聽不見的,只是很不湊巧的,黃少天向來耳朵比別人靈活,他聽見了。

  

  只是他裝作沒聽見一樣繼續走著。

  不聽、不看、不想。

  這就是黃少天現在的作法,以後也不想改變,就這樣度過得要跟包榮興一起過生活的最後一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