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844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黃包】有違倫常(01)

  蟲鳴環繞的炎夏。
  陽光艷的不像話,就像是不小心把所有光的碎屑給傾倒在地。
  一片潔白的布置更是亮的讓人炫目。
  不懂事的孩子身著跟夜色一樣的喪服卻不懂它的意義,若不是被母親牽著手,恐怕只想在這綠茵的草地上玩耍著。
  對他們來說,死亡是很難了解的意思,而被花所環繞沉眠的男人,雖然有著點血的聯繫,但又沒有那麼的親厚,於是搖搖晃晃的腦袋,在大人不斷的提醒下,才得以撐住。
  好不容易熬過了喪禮,被解放的孩子們,在草地上玩著鬼抓人,自認比他們更成熟點的黃少天則是不屑與他們為伍,一個人跑進此時沒有多少人在的主屋裡準備探險。
  黃家算是地方上的地主,大宅是幾年前改建的,蓋成活像是從歐美電視劇,讓人羨慕的歐式洋宅。
  今天主宅沒有什麼人,黃少天就算在這邊亂跑也沒有會制止他,黃少天興奮地爬上了二樓。
  「你為什麼要帶那孩子過來?」
  黃少天才剛到二樓就聽見奶奶的聲音,向來最怕奶奶的黃少天,像隻遇到天敵的貓抖了一下,為了不被發現,他放慢放輕腳步,悄悄地靠近,發現門是關著,迅速地過去。
  
  主宅向陽,強烈的日光從窗子裡照著地板,一個一個的白塊連著窗框的影,像是一個鋼琴鍵盤,黃少天一踏一踏的踩著,響起的是輕快的音節,在那之中出現了細碎的不和諧的音。黃少天往聲音的方向踏去,聲音越來越清晰,像是小孩子的哭泣聲。
  在這種大宅若是一般人聽到這種聲音,恐怕避之唯恐不及,可年幼的孩子不懂什麼是膽怯,反倒是興奮得想快點找到聲音的來源真相,解開謎底。
  在走到最後的一道門,黃少天終於找到了聲音的來源處。
  只要打開這扇門,就可以找到發出哭聲的妖魔鬼怪,黃少天吞了吞口水,小小的手握住了門把,用了極大的力氣,才把門轉開。
  客房的窗簾是洗得乾淨的白色,有個黑黑的影子在那裡,哭聲就是從那裡傳來。
  黃少天衝上前去,在還沒被對方搶得先機前,一把掀開了布縵,揮著拳打算搶得先機,手卻就這麼的停在半空中。
  後面哪是黃少天想的妖魔鬼怪,是一個很小很小,比黃少天還要小點的孩子。
  小孩有著一頭漂亮的金髮,陽光若是有形體的話,恐怕就是如此的模樣。
  白色的布縵在他附近飛舞著,像是天使的翅膀。
  小孩的皮膚很白,像是透明似的,但似乎是哭鼻子的原因,臉頰很紅,雪青色的眼睛也充滿了水氣。
  好可愛……
  年幼的黃少天心裏起了從未有過的情感,眼睛無法從那個小孩身上移開。
  「你……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沒跟其他人一起玩?不對,你是怎麼進來這裡的?」黃少天反應的以為他是親戚的孩子,但又想到自己對眼前的孩子沒有印象,那他到底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
  「是媽媽帶我來的……」
  「你媽媽呢?跟她走丟了嗎?」
  「她叫我乖乖待在這裡後就走掉沒再回來了……她是不是要丟掉我啊?」小孩子一邊哭一邊說著。
  
  「不會的,不會的,你這麼可愛他怎麼會丟掉你……不是,怎麼會有媽媽會丟掉自己的孩子呢。」
  「可是她昨天跟爸爸大吵了一架……」
  黃少天這下也不能一昧地否定的這孩子的話了,可他又想讓這個孩子停止哭泣。
  「沒關係,要是你哪不要你了,你就來當我家的孩子吧!不是……我是說……你可以來我家……」講完後黃少天也覺得自己犯傻了,連忙想著要怎麼補救。
  「我要怎麼成為別人家的孩子啊?」沒想到那小孩子反而較真了起來。
  「這……」小小的黃少天孩想不到複雜的過繼,腦袋晃啊晃,想著要怎麼讓別人成為自己家的孩子,腦中靈光一閃想到昨天看的電視劇裡婆婆對剛嫁進來的話後說,「如果你跟我結婚就可以了啊!」
  「結婚?」小孩聽到陌生的兩個詞呆愣愣地問著。
  黃少天看著他的表情,那初次產生的情感更加地滋生,讓他情不自禁地抓起了那個小孩的手道:「對啊,你跟我結婚的話,就可以變成我們家的孩子了。」
  「嗚……」
  那孩子露出遲疑的臉,可黃少天現在已經搞不清自己自己當初最早說著話的目的了,望著那孩子明亮的眼睛像是宣示一樣:「請你跟我結婚!我不會丟下你的!」
  「……好!你不能丟下我喔!」
  年幼的孩子還不懂結婚的意涵,很輕易地就對第一次見面的人許下了承諾……
  
  「真是蠢死了……」許多年後,在夢裡回憶起過去的事的當事人之一,如此評價著年幼的自己。
  「就是在主宅住才會夢到那種夢吧……」黃少天從床上跳起來,時逢大學的最後一個暑假,雖然很多事要忙,但在外地讀書,有長假卻完全不回老家實在說不過去。
  「現在才起來,都中午了,所以說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刷完牙,黃少天一下樓,就聽到奶奶在唸經。黃少天虛應了幾聲,乖乖的坐在餐桌旁,等著午餐。這期間奶奶還是持續的在說著話,話多似乎是他們黃家的祖傳,除了黃少天那個冷漠而薄情的父親,黃少天從小到大見到的親戚,幾乎話都很多,導致黃少天看到跟自己年齡相近的話嘮,都會懷疑是不是父親在外頭生的私生子。
  直到送上午餐前,黃少天的奶奶都沒停止碎念。
  送上的是西餐,煎的恰到好處的豬排配上蛋。黃少天原本想直接用叉子把整塊肉啃著咬,結果收到奶奶撇了一眼,黃少天只好乖乖地把肉切成一小片一小片。
  黃少天的奶奶是個很嚴厲的人,對於一些細節規矩,管非常多,小時候,黃少天特別怕她。但比起回到有那個薄情的父親的家,他還寧可回來奶奶住的主宅。
  雖然很嚴厲,但也跟一般的奶奶一樣,會關心孫子的生活,每次吃飯,總是細細的問著黃少天,兩人以黃少天的大學近況作為談話內容,氣氛還算融洽。
  「對了,少天,你還有在跟你弟弟聯絡嗎?」
  奶奶這話一出,原本還算相談甚歡的氣氛一下子被凍結了。
  「我哪有什麼弟弟,我媽又沒給我生,繼室帶過來的孩子能算弟弟嗎?又不跟我們家姓。」
  黃少天的母親在他小學時過世了,沒幾個月,父親就再娶了,繼母帶了一個比黃少天還小的孩子。小時候還不懂事時,倆人還算親,但越長越大,因為大人的關係,兩人便越來越疏遠,黃少天高中時那傢伙成了不學無術的小混混,整天不學好,最後繼母離家出走後,對方被他的祖父母帶回去照顧,黃少天就跟他斷了聯絡。
  「你這孩子怎麼變的跟你爸一樣無情,小時候明明都黏在一起。」
  「我要知道這傢伙會變得這麼王八蛋,我就不管……」
  「黃少天,你這孩子上了大學怎麼就滿口粗話。」
  黃少天哪知道奶奶對粗話的標準低得如此,連忙捂住嘴,可根本來不及,奶奶碎念著又開始翻舊帳。
  「上次是不是也惹事去了警察局,你這小子上大學真是越來越不學好了。」
  「奶奶,那事又不是我的錯,我明明是被打了。」
  「我不管,我要找個人看着你才行。你這傢伙,大學要是讀到最後一年才被退學,是我們黃家的恥辱。」
  「難道之前被退學就不算了嘛……」
  「你這臭小子還敢頂嘴!我說你這兔崽子,我一定要好好找個人把你給看住了!不學業退步!不打架鬧事!不亂談戀愛!」
  「我都大學了!竟然還不准亂談戀愛!?」黃少天抗議著,但黃老夫人哪裡聽他的話。
  
  「你說你奶奶要讓她安排的奸細住進來,可是你原本不是已經跟孫翔談好了讓他租空出來的套房?」
  「所以因為我是一個守信用的人,絕對不會就這樣隨便就毀跟孫翔的約,因此我要把那傢伙給趕出去!」
  黃少天在開學的一個禮拜前,就先回了學校。
  身為S大的學生,在便宜但狹小得又難搶的宿舍下,選擇到了外面跟人租房才能有好的居住環境。
  他租的房這地段還算不錯,離學校近,雖然是三人合租房但空間也不狹小,設備也很齊全,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離馬路有點近。
  眼前的男子是他的室友,同時也他大學四年同班同學喻文州,認識多年,他已經很有辦法從黃少天的一大串廢話裡取出真正的重點。
  「有這麼容易嗎?」
  「我決定投入我全部的家產,利誘他讓他假裝有住在這裡然後搬出去。」.
  「有這麼誇張嗎?」
  
  「叮咚— — 」電鈴聲響起。
  「我去開,八成就是那傢伙,我要把他趕出去。」黃少天說著充滿殺氣的要去應門。
  喻文州則是抱著看戲的心態,目視黃少天前往的方向。
  「喂,我說你啊……」
  「獅子座!」
  才剛打開門黃少天就想來個下馬威,結果話還沒說,門外面那個人像隻大金毛似的就往黃少天身上撲去,還像隻乖巧的狗一樣蹭著黃少天的臉,堵的黃少天沒把剩下的話給說出來,
  「少天這位是?」
  喻文州見兩人看著像認識的便問著,他的話讓黃少天從一臉驚慌醒了過來,連忙推開攀在自己身上的人,語氣跟這人的熱情完全不同,十分冰冷:「包榮興,你這傢伙,怎麼會來這裡?」
  黃少天的話就像一桶冷水,那個叫包榮興的人剛剛高揚的情緒一下子就低落了下來,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奶奶讓我來的……她說我以後就住獅子座這裡。」
  「我靠!原來奶奶的奸細就是你!換人換人!換誰都可以!你給我滾回你家去!」黃少天努力地要把人推出,但以包榮興的體型似乎在黃少天的力量下一點動都沒有。
  「等等,獅子座我不能回去啊,我得在S市讀書啊!」包榮興擋下黃少天的手。
  「這裡?這裡有什麼書可以給你唸?補習班?」
  「不是高中,是大學,我考上S大了。」
  這在黃少天耳裡,恐怕是個比包榮興現在脫下衣服說自己是個女的還要震撼的消息。在黃少天離開家鄉的時候,包榮興還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小流氓,高中都不見得唸完,雖然依他的年齡現在讀大學也比別人晚了,但是S大的成績可不一般,不是重考幾次就一定上得了。
  「就算你考上S大的話,外面那麼多房子,也不用住我這吧!」
  「奶奶說要是我住你這的話就可以幫我付房租跟學費,所以說,拜託了,讓我住下來!」包榮興立刻跪在地上懇求著。
  「你怎麼不讓你家的人幫你出?學費跟房租你好意思……」
  「我已經沒有家了。」包榮興一句話打斷了黃少天的話。
  「這什麼意思……」
  「所以說,獅子座,收留我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