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8119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方包】黑道太子爺的極上寵愛(01)

  「碰!」金屬間強大的碰撞聲音。

  在昏暗的巷弄間,幾個看著不是什麼良家子弟的人正在鬥毆著。

  方銳擅長耍的短刀,在他剛拿出來的時候就被人用金屬球棒打飛斷成兩截。現在他手上拿著的鋼管,是他就地撿來的,這已經鏽上不少的鋼管要對上對方的金屬球棒,實在艱辛,只能勉強用來擋對方的攻勢。

  「我艹!有沒有種,是不是男人,竟然逃跑了!」被忽然想起的聲音引起注意,方銳往那方向一瞄,發現跟他一道的大哥,竟然拔腿跑了,幾個人追著他,各種粗俗的話都用上了。

  「 我艹!」方銳也不禁也跟著人罵了。

  「廢物方,你個蠢逼垃圾貨,你大哥丟下你跑了啊!」雖然有幾個人跟著大哥跑了,但對方原本人就多,跑了幾個還有兩個人盯著方銳。

  「就是就是,你看我這麼可憐被大哥拋棄了,不如就饒了我這次?」

  「啊?」對方原本是想挑釁方銳,結果沒想到對方竟然毫不在乎顏面的就跟他求饒。

  「別理他!廢物方最喜歡搞下三爛的賤招!」另外一個人直接操起球棒,要往方銳臉上砸。

  確實是故意求饒準備趁對方出奇不意就這樣暗算的方銳,還來不及收回準備要攻人下盤的腳,為了躲這一擊,往後一仰,重心就這麼不穩,往後一摔。

  「哈哈哈,垃圾方,你搞什麼啊!」一邊譏笑那球棒又往方銳那邊抄去,方銳人還在地上,只好用滾的滾到一旁。

  「真難看,你是在泥地滾的豬嗎?」兩個人笑著,或許是故意要讓方銳難堪,兩人朝方銳擊打的棍棒變慢了些,方銳還有些躲避的餘力,猥瑣地在地上連滾帶爬的躲避著。

  「哈!廢物方,你受死吧!」也看膩了方銳的「表演」,這些人總算要下狠手,一個球棒就要往狠處砸,方銳的來不及滾開,就在以為自己會中招時,球棒停在半空中。

  「我操!」「媽的,是誰......」

  有個人鬼鬼祟祟的繞道這兩人身後,趁他們看著方銳驢打滾,往背後一敲,這兩人就這樣硬聲倒地。

  「一次砸暈兩人,看來我猛山虎的名號還是妥妥的。」

  「從背後砸暈兩個人你還能不成事的話老頭子你還是收山吧。」方銳從地上爬起了起來,在地上黏了將近十幾分鐘,看著自己滿地的灰像剛幫人做完工,方銳覺得自己委屈極了。

  「臭小子,你是這樣跟你大哥說話的嗎?」

  「我這不是說你老人家老當益壯嗎?」

  「哼。」

  方銳立馬裝出附虛偽諂媚的笑容狗腿著,大哥也假模假樣的抬起了他的下巴。

  這種像是演戲一樣的玩鬧,顯示出方銳跟這個大哥的親暱非同一般,而事實上方銳確實是這個大哥得得力助手。

  

  白虎幫,名字聽起來很煞氣,算是一個在H市頗有勢力的幫派。

  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他們的老大,被人稱作猛山虎,白虎幫就他靠著他打下來的,仗著高超的武藝,猛山虎不同於其他幫派老大,出行帶的小弟基本不超過一隻手能數的數量。 道上傳說在他年輕鼎盛之齊,被幾十人包圍時,獨自一人殺出了血路。

  

  「幫我找哪家有一個頭髮剃了一半的混小子,看到的話直接弄進醫院。問我他幹什麼?幾個年輕人不長眼的,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不論傳說真假,平常人只帶幾個人卻沒人敢動,倒不是被這個已經套不上猛字的老頭嚇住了,哪怕他猛山虎其實是病弱虎,背後的白虎幫可不是假的。幾個年輕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年輕血氣方剛,不知輕重才敢圍他跟方銳讓兩人難看。

  「別生氣別生氣。」電話一掛掉,見大哥還帶著怒氣,方銳立刻往杯子裡倒酒。

  「死兔崽子,要不是怕打到他哭,我一手就把他撕了。」這當然是純屬吹噓,方銳人也在場,當然知道他兩個人把打不過幾個小兔崽子,還得靠奸計先把一部份人引開在從背後繞道解決剩下的人,不過方銳向來懂得察言觀色,一邊說是的是是,又再幫被喝光的杯子倒滿。

  

  聽了十幾分鐘的吹噓,數杯黃湯下肚,大哥總算是消了點怒氣。

  「......或許我也到該退位的時候了吧。」

  「別這麼說,你還老當益壯呢,再說退位了你要退給誰啊?你有兒子嗎?」

  只見大哥忽然沉默了會問道: 「小方啊,你今年幾歲了啊。」

  

  這對話忽然不太對勁,從這個話題的承先啟後,大哥或許有什麼重責大任想託付給他,但方銳可不想接什麼重責大任,於是小心的試探說話著:「我25歲了。」

  「25、25,這正好是結婚的年紀了,有打算結婚嗎?」

  這是在試探自己有沒有成家的打算?就是不知道猛山虎是走要成家立業還是黑幫就該孓然一身派,方銳也只能先老實的用他慣有的輕浮話回答:「隨時都有結婚的打算,可惜人在江湖走,多年飄蕩,目前還未有一個聰明可愛的女孩,看出我的溫柔可靠。」

  共事多年, 猛山虎也聽出他沒對象沒打算的意思:「那就好,我正好有個大任務想交給你。」

  「大任務?不會是要我進入警方當臥底之類的吧?那種的可以先等我找到個讓我託付後事的女人嗎?」先擺出自己擔不起大事的模樣,讓對方不想把什麼重責大任 交予自己。

  「你以為我這一小幫派有這麼一大任務?是我有一個兒子……」

  方銳想原來不是要托大事,聽著想幫自己指婚,趕緊拒絕:「不好意思,我想了下現在就算有聰明可愛的女孩子我也不想結婚,所以大哥啊,小姐更適合其他的男人……」

  「呸呸呸呸呸!我說的是兒子,要真是女兒,別說讓你見一面了,你敢靠近她方圓一百里以內跟她吸一樣的空氣我就戳爛你鼻孔。」

  聽到方銳竟然嫌棄自己不存在的女兒,大哥一陣氣涌上來,肌肉都被氣鼓了,想操起板磚往方銳身上砸。

  「好好好,兒子兒子,您繼續說,您繼續說。」

  「我兒子啊,想當然,是要讓他接我的衣缽的,只是……」

  

  方銳聽完整個話頭都要痛了。

  老大的意思是讓他去輔助他的兒子,成為未來接班人的輔佐。

  這是多大的重任,是多大的提拔與信任,照常理來講,方銳應該要感到開心,但他卻無法做到。

  很久以前,方銳也曾是另一幫派黑道太子爺的左右手,那時他多風光啊。只是這太子爺的作事風格竟不受他父親喜愛,竟另外扶植外頭的私生子。

  太子爺被趕下台,連帶的心腹方銳也沒好日子過,新太子爺沒有計算,可底下的人怎會放過方銳,方銳在一次任務裡遭到誣陷背叛,被原本的組織追殺,是現在的老大救了他並且收留了他。

  如果可以的話方銳不想再靠近任何權利的中心,只是畢竟是救命恩人所託付,方銳又不好違背意思。

  

  方銳感到苦惱,交付太子爺這種重責大任他根本不想擔,可大哥對他有大恩,方銳實在是難以推辭,最後左思右量搞不好人家太子爺根本不喜歡他,這樣他的煩惱就是無稽之談了。後天他老大會帶他家崽子跟方銳見面,方銳睡的不是很好,早上醒來又再煩惱這回事,一整天苦惱要怎麼應對,要不要刻意製造個不好的印象,就被其他兄弟問要不要去酒店,方銳尋思後決定去飲酒尋歡,以忘憂愁。

  他們叫一打酒,點了幾個小姐作陪,飲著美酒有美女相陪好不快活。

  「方哥啊,你來我們這,就顧著喝酒?」女子的手塗著顏色又精緻的指甲,襯得她的手看起來纖細美麗,摸在方銳的身上讓人心癢癢的。

  這小姐看著臉生,方銳上下看了一下她,並不是自己特別中意的類型。但那柔軟的身子也撩的方銳有點癢,只是方銳畢竟從未跟哪個女子特別交好,若是這次把人帶出場,這女子就會變成方銳的女人,可方銳對長期泡酒家可沒什麼興趣。

  就在美女的手越來越想往不可描述的地方游移過去,方銳越來越把持不住自己時。忽然傳來一聲巨響,方銳往方向一看,就看到一個女的站在那跟一個大叔吵了起來,方銳一看那人也是道上,覺得這妹子吵下去對她不妙,立刻拋下手邊的妹子,奔向那高挑的妹子。

  興許是剛嚐了點酒,平常的敏銳都消失,剛才才沒有注意到,現在越靠近那妹子,方銳越覺不對。

  這妹子……好高大啊。

  這麼仔細一看,這體型也不對勁。

  方銳一手拍上「妹子」的肩,妹子一轉頭,媽呀,這什麼妖魔鬼怪啊。

  方銳頭一次見著,能把漫畫裡的濃妝艷抹給發揮的淋漓盡致,七彩無比的容貌。

  「大叔,你做什麼啊!」

  聲音也很低,這看來是個漢子啊。

  「方銳,你過來做什麼?」那大叔一看到方銳立刻有些不悅的說道。

  這反應方銳要說自己只是路過,恐怕反而更會引起對方不滿,反正本來就是來多管閒事的,方銳還是繼續送佛送到西。

  「這孩子是我們那邊的人啊,不知道怎麼得罪慶哥你啦。」

  「啊?」那男孩反應很大,方銳立刻把手往上抬,摟著男孩的肩,阻止他說下去。

  「這小子空口就誣賴我!」

  「明明是你摸我屁股!」

  啊,方銳這下搞明白了,眼前這個慶哥名聲不是很好,喜歡對酒店的女孩子毛手毛腳的,而這男孩雖然正面妝容不怎麼樣,但這慶哥臉紅的看得出喝了許多酒,男孩一頭漂亮的長髮又身著女裝從後面看去被慶哥當作女孩子也是有可能的。

  雖然怎麼看都是這慶哥不在理,但是方銳也知不管是自己還是眼前的男孩,都別為了這種事得罪他:「不好意思,這孩子才剛來的,不懂規矩,希望慶哥您別跟他計較啊。」

  見方銳強行要幫自己搓掉這件事,男孩顯然不服,那頭扭動掙扎著,方銳強行把對方按下去。

  「是你們白虎幫的?沒見過啊。」

  「是啊是啊,新人小傢伙,是個不懂事的小混蛋。不要跟他計較啊,我這邊代他跟慶哥道歉啊!服務員,幫我送瓶最好的酒給慶哥,算在我帳上。」這回方銳說話,這男孩總算沒在反抗了,方銳很是欣慰。

  畢竟本來也是他自己不在理,見方銳極度低頭的模樣,只丟下了一句:「給我好好管好你底下的人啊。」,便拍拍屁股走人了。

  解決了一樁事,方銳看了看旁邊的人,雖然方銳覺得自己好心幫了對方,但也許人家年輕人不懂用意,還不領情了。

  就在方銳正在編排該要怎麼跟這年輕人說,這年輕人不知在做什麼,頭轉了轉毫不掩飾打量方銳的意圖:「你是白虎幫的?」

  「是。」

  「那你知道……我是誰……嗝……」男孩一邊說著,打了打個大大的酒嗝。

  這男孩似乎也醉的不清,方銳不打算多理他的胡話,想趕快打發他:「是什麼東西,太上老君還是孫悟空啊?」

  「我是你……嗝——」男孩打了超級大一個酒嗝,方銳實在有點想笑,但下一秒發生的事讓方銳完全笑不出來。

  只見那男孩再大大的打完一個嗝後,忽然換發出嘔聲,接著嘩啦啦的東西從他口中流出,撒了方銳一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