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283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高手/黃包】天包膽色(上)

  「媽的,操……」做為一個流氓,包子的嘴上可不是太乾淨,而且面對他現在身處的處境,罵句粗話確實不為過。

  也許是流年不利,今天的水瓶座運勢不太好,包子在酒館裡被人請了酒喝,還當碰上好事呢,結果沒想到是老大敵人的奸計。

  也不知道裡頭是加了什麼東西,身體喝下不久後就發熱,還覺得莫名的難受。

  幸虧包子跑得快,才在真撐不住前,逃過那些人的視線。

  想到這,包子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聰明機智。

  可現在這裡是哪呢?包子完全想不出來,為了逃命,他看哪裡人少就往哪跑,哪知道這裡是天南地北,剛剛用了信息石的魔法發給興欣,卻指不出地方,葉修無奈的說會派人來找,包子也只好乖乖待著,然後保持警覺,看有沒有人再追上來。

  可身體是越來越發燙,十分難受,汗低的滿身都是,連屁股都在流汗,真的難受死了。

  包子一邊想著老大怎麼還不來,一邊貼在石頭的壁面上越想往裡頭挨,石壁很是冰涼,能緩解身體上的苦。

  

  耳裡忽然聽到腳步聲,越來越接近,但來的人嘴上是不停的抱怨著,而包子一聽到那聲音就知道來的不是興欣的人,用力的抓了地上一把沙子,等那人走到快接近自己立刻往他身上一丟。

  「我靠靠靠!包榮興你搞什麼,你是這樣對待一個聽了你家老大的話就幫忙找人,如此熱心助人又品格高尚的我嗎?」包子丟沙丟的快,那人閃得更快,沙子改灑了他衣服一身灰,他拍了拍身上的沙還不斷罵著。

  「獅子座?怎麼是你啊?」包子沒想到過來的會是藍雨的人,一看到是認識的人,立刻放鬆警戒。

  

  「還不是你老大?找你找的要急死了,一知道我人也在這範圍就找我當幫手,也虧的我這麼熱心助人,哎呀,說到這個我還沒給老葉發信息。」黃少天說個不停,從懷裡拿了給最便宜的信息石,捏了一下,「喂,老葉,我找到你們家包子了,你說你是不是該對我感恩投地跪下來以叩謝皇恩啊?」

  「少廢話,找到了就快點把人帶回來。」信息石傳來即使失真也能感受到葉修對黃少天的鄙視的聲音。

  「靠靠靠,我辛苦幫你找人,結果你就這樣子對我……」黃少天抱怨到一半,信息石就消失了,讓他不得不收回想到的二十幾句痛罵葉修的話。

  「走啦,走啦,你家老大再等你,快點回去讓我跟他討賞……」

  「等……等一下。」

  「等什麼等,還等什麼,外頭是有多少人在追著你啊?是幾百個還是幾千個?有我在的話就算龍來了也保證把你平安無事的帶回葉修那裡去。」黃少天罵罵咧咧的拉著包榮興的手就想拖起他。

  「我動不了啊……被下藥了。」包子癱著身體,軟軟的說著。

  「我看看……不是吧?」黃少天在包子身邊湊了湊,看自己身上戴的解毒劑能不能幫忙解決,結果看那奇怪的泛紅跟不自然冒出的汗跟喘息,看著就跟那些娼館吃下助性藥的女孩模樣一樣。

  可黃少天想這包子是個男人啊!?

  雖然見過一些好與男人歡好的男人,但那一般都是些像女孩子或是矮小的男人,絕非包子這種長到快一米九的大個子,他忍不住大叫:「我操我操我操,這些傢伙口味還真重,不對不對,其實仔細一看,你生的還是挺不錯的……」

  黃少天左右端詳了一下包子的臉,平常矮他半顆頭沒仔細看過他的容貌,此時看着萎在上的包子,確實長了張不錯的臉,此時因為喝了藥而泛紅的臉,可以說是非常的蠱惑人心,黃少天下意識咽了咽口水,當他反應過來自己剛剛在想什麼時,忍不住想往自己臉上大一巴掌。

  

  呸呸呸!黃少天你在想什麼!這可是個男人,還是那個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包榮興!

  

  「他們吃……人肉啊?」即使說話快沒力氣,包榮興還是分出神來吐槽。

  「吃人肉個屁,是吃你!把你吃了,要幹你這大包子的意思。」黃少天極度鄙視包榮興的沒見識。

  「我可是男的,怎麼讓他幹啊!」太過驚訝,導致包子一下講話都飆過他原本的音量了。

  「男的當然也可以幹啊,你屁股有洞,他能把他雞巴放進你的菊花裡頭操。」黃少天也不是個嘴巴乾淨的,不耐煩的用極為低俗的說法跟包子解釋。

  「我操,他們怎麼這麼變態?在想什麼啊!」包子想到自己的菊花有危機,忍不住大駡。包子

  「就是啊,我也不懂他們在想什麼,怎麼會對你這大包子有興趣啊?算了算了,我扶你拖著你走,去妓院吧。」黃少天先捏了下包子的鼻子,才抓起他的胳膊。

  「為什麼要去啊……」包子聲音糊糊的說道。

  「廢話!找個女的幫你解決啊!不然你想怎樣?頂著個帳篷回興欣啊?等下被你們興欣幾個女孩子看到,你還想做人嗎?動下腦行不行?」這包子到底是吃藥吃出問題,還是原本就蠢啊,黃少天不耐煩的說著,不等包子繼續說話,費力的把他扛在肩上後不住抗議道,「我的媽啊,你小子怎麼能這麼重啊!」

  

  包子迷迷糊糊的被黃少天拖著,臉靠近黃少天的脖頸,腦裡暈糊糊的他,看著黃少天沒被盔甲包裹住的頸子,白嫩嫩的,看起來格外好咬。腦袋裡一時聯想起黃少天平時的臉,清清秀秀的,看起來倒也不讓人那麼排斥……

  包子看著黃少天的脖子喘著氣,隨著藥效的越發發作,他的身體越發被慾望所支配,下半身脹的他疼痛難耐,平常就不多的理性正一點一點的被消磨,包子腦海裡響起黃少天剛剛的話,在最後一發理智被藥剝奪時,咬上了黃少天的脖頸。

  「我操,你小子做什麼啊!你是狗啊?」忽然被咬的黃少天立刻推開包子。

  但包子沒讓他逃開,從背後抱住他,嘴上的熱氣噴進黃少天耳裡,啞著聲音道:「獅子座你說男的……也可以吧?」

  我操我操我操我操我操!黃少天心裡已經無數的刷著屏。

  這包榮興竟然把主意動到自己的屁股!是誰借給他的膽?活膩了嘛!?

  黃少天感受到從背後貼著自己包榮興滾燙的東西,以及埋在自己脖頸間啃咬著的牙齒,跟在自己身上毛手毛腳企圖脫掉自己衣服的手,都在宣告黃少天這讓他不敢相信的事是事實。

  黃少天掙扎了幾下,包子卻是越抱越緊,又再多咬了黃少天脖頸一口。

  「我警告你小子啊,你要是再不放開可要倒大霉了!」黃少天大吼,這對象要不是包榮興,別說會警告會倒大霉了,早在抱住他黃少天時,手就準備被冰雨卸了。

  但包子哪裡能意會黃少天這份寬容,一邊親上了黃少天的臉,手已經摸上黃少天的褲腰帶,這讓黃少天再也不能忍了,他手往後用力一撞,包子毫無衣服庇護的腹部,碰上堅硬的不得了的鐵盔甲,理所當然的遭到強力的傷害。

  但包子的腹肌向來鍛鍊的不錯,黃少天這下並沒有一下擊倒他,包子似乎還想出手,但黃少天也是速度極快的,在給自己爭取到活動的的空間後,接著毫不憐惜的朝包榮興那張帥氣的臉上揮了一拳。

  常年握劍的黃少天雖然力氣比不上包子,但也不小,更何況現在對付的還是被藥效影響的包子,黃少天這下結實的打在包子臉上,鮮血從鼻裡流出,包子原本就一片混沌的腦裡現下更是暈眩一遍,雖然那瞬間,留在身上的戰鬥本能讓包子努力的想讓自己站穩,但對手可不是會讓他有這機會的人。

  

  幽藍的劍光,一閃而過。

  黃少天的冰雨出鞘。

  寒冷的氣附著於劍上,身體才剛感受到寒冷,隨後感受到的是自己血的熱度,這是所有有幸從黃少天手上活命的人的說詞。

  一劍,直取喉部。

  包子下意識的往後退,卻跌的狼狽,戴在脖上的飾品被割斷,脖子被割出一道不危及性命淺淺的血痕,這倒不是他躲的幸運,而是黃少天盛怒下的冷靜。

  黃少天在盛怒下,也還是思考到把友好隊伍的人給斃了會引發的問題,但對於包子不禮貌的舉動,可沒打算輕輕放過,趁著包子往後倒,黃少天的腳直接順勢往胸口一踩,包子整個人倒在地上掙扎著,企圖用手爪攻擊黃少天,但黃少天一劍就卸了包子的手爪。

  「我說你小子可以別再亂動了嗎?反正你小子是強不到我的,要把你打壞了,倒時你老大找我興帥問罪我可擔不起。」黃少天想讓自己一直把人往死裡揍可不是辦法,想來想去,手上拿出一顆較信息石更為稀有的綑綁石,捏開他,一道繩索自動的將包子綑綁起來。

  

  「只綑住上半身?腳不綑?這石頭也太爛了吧,花了我一筆錢,結果就這樣子,算了算了,對付你的下半身對我來說輕而易舉,就是要把你小子搬著走有點麻煩,早知道應該再買個運送石,也不知道老葉那摳門的,會不會看在是救你用的經費,給我報點帳吧。」黃少天嘴上面個不停,要把包子從地上抓起來。

  「啊……!」包子從嘴裡吐出一聲曖昧的聲音。

  黃少天聽了整個臉都紅了,慌忙的把剛抓住綑在包子身上的繩子甩開:「我操我操,你小子別在那裡亂叫啊!」

  「會磨到……」包子用他紅到不能再紅的臉說著。

  一點也不貼心的繩子,緊緊的纏住包子的身體,跟黃少天不同,他的衣服穿的十分輕便到上半身可以說是幾乎沒穿,粗糙的繩子磨著敏感的身體,讓他從嘴裡發出不斷發出難耐的呻吟,而他本人又不住的想掙脫繩子,褐色的乳首被磨的紅的像要滴出血。

  

  這畫面看著太色情了。

  「獅子座……我好難受。」雖然剛被人痛揍一頓,但包子還是向在場唯一可以求救的黃少天求救。

  「幫我,幫幫我……」雖然臉上還有被黃少天揍傷的傷痕,但依舊沒有毀了那張臉,反倒是在那紅的過頭汗流的一塌糊塗的臉上,有一種別樣的味道。

  包子全身都鉑上淡淡的紅,汗汁打的他全身都濕淋淋的,原本就布料少的衣服,在他亂動掙扎後,跟脫了沒兩樣,就好像一隻蒸好的紅通通的美味蝦子,還自己將殼撥開,露出美味的蝦肉,歡迎人把他吃進腹裡。

  黃少天感受到自己的分身在這樣的畫面下,早站了起來,好像包子的藥效能感染一樣,他現在也熱的發疼。

  「你要我怎麼幫你?」黃少天啞著嗓子,用冰雨冰涼的劍尖抬起包子的下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