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4083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全職高手/周翔】偶像劇裡連外星人都是帥哥了,鬼當然也得是。(02)

第一章請看
 

  「……」孫翔的目光停在那本書上,有關消失在螢光幕前的周澤楷,其傳言不斷的湧回孫翔的腦海裡。

  

  周澤楷已經死了,輪迴隱瞞了這個消息。

  

  孫翔腦海裡不斷的充斥著這件事。

  那個思念跟自己思念同步的幽靈,就是周澤楷?那麼,難道他已經……

  而且孫翔根據自己所知道的業界情報,周澤楷並不是住在這帶的公寓。

  住在這裡的人是……

  

  「小孫,吃水果吧?」江波濤端著水果盤子出來,放在孫翔面前。

  多種水果切的漂亮,看起來有稍微思考了擺放方式後才擺的。

  孫翔一片也不敢動。

  

  「小孫?怎麼不吃啊?」江波濤殷切的催促著。

  「我在減肥。」孫翔睜眼說著瞎話。

  江波濤聽完後上下打量著孫翔後道:「你不用減吧?公司還是希望你維持目前的體型,瘦過頭也不好……你怎麼臉色這麼難看?」江波濤講著,忽然見到孫翔的臉色越來越白,擔憂的問道。

  

  當然臉色會難看。

  突然一個東西冒在自己眼前。

  那應該是靈魂的黑影,孫翔原本也這麼以為。

  但仔細一看,那明明是絲線分明的黑髮,一頭長到可以覆蓋住臉的黑髮,跟平常的靈魂完全不同,那也許是一個保留著人類外貌的靈魂。

  此時的它正飄在江波濤的頭上,以一種對於人類很奇怪的姿態,臉貼的離孫翔十分近。

  就算是看習慣靈魂的孫翔,明明知道該鎮定的面對。不想被鬼纏上的方法就是徹底的無視對方,自家的鬼怪已經防不勝防,沒必要再外拈花惹草。

  但是精神上就是難以控制,孫翔很難不去在意他。

  那鬼似乎也敏銳的注意到孫翔看見了自己,情緒些微的高漲,現在正移轉到孫翔面前,以非常近的距離貼著孫翔。

  這要是換平常沒人的時候,孫翔早直接炸了,但現在面前還有江波濤在,他還是只能發揮自己自認還算高超的演技,徹底裝作沒有看見這靈魂,強硬的要恢復精神回答道:「沒事、沒事啦,江哥。」

  

  「……要是真有什麼事,要跟江哥說喔。」江波濤仔細觀察孫翔的臉,確認他說的沒事不假,才終於放過他。

  孫翔忍不住呼了口氣,終於對付完江波濤,總算解決了其中一件事情,剩下就只剩下那一個鬼魂的,到底要怎麼處理呢……

  就在孫翔還在思考著這問題時,江波濤自顧自說的開始道:「對了,小孫,有個東西要送你。」江波濤從自己的外套裡翻出一件東西。

  「小孫,這佛珠聽說是高僧加持過,很靈的。」江波濤手上拿著一串木製的,顏色看著就十分沉穩的佛珠,若讓一般人來看,就算不信所謂的高僧加持,這佛珠的外形,也給人一種值得信賴感。

  然而孫翔並不是一般人,他想吐槽了,這佛珠靈啊,確實靈啊,這上頭有靈附在上頭,那個靈魂就是寄宿在上頭。

  江波濤好像想把佛珠送給他,孫翔是一點也不想收下這麻煩的。

  可孫翔不確定這鬼是不是真的無害,要是自己不收下,江波濤會把這個寄宿這鬼的佛珠自己留著?這鬼看著氣很清,不像個厲鬼,可他卻像個厲鬼一樣,有著清晰的外貌。

  再三思量,孫翔還是收下了。

  對他來說,鬼只是一個麻煩,但江波濤那裡要是沒弄好,可能出人命,雖然對於江波濤,孫翔還在懷疑他是不是殺害周澤楷的大魔頭,但這份懷疑不足以讓孫翔忽視他人生命可能受到危害之事。

  在江波濤的殷切期盼下,孫翔終究還是把那佛珠戴上,才要回去自己的家。

  那鬼果然如孫翔所想,跟了過來。

  裝不知道,裝沒看到。

  孫翔是這麼想的。

  那鬼倒是很好奇的,在孫翔旁邊繞著圈,似乎在觀察孫翔。不過這鬼比孫翔想像的安靜多了,絕大部分的鬼都是很吵的,他們沒別的事好做,只能咕嚕咕嚕的不斷講著話,孫翔第一次見到黃少天時,要不是他有完整的形體,恐怕還以為他是鬼。

  這麼安分的鬼,還真是前所未見,要不要拿給其他人鑑定下呢?孫翔心裡打著這主意,把佛珠拿了個布蓋好後,便呼呼大睡。

  

    

  

  是一片黑暗。

  毫無光線的世界。

  身體被綑綁住了,一動也不能動。

  肌膚直接與空氣親密的接觸,也許現下的自己是光裸著,不太能做到。

  身上有極為冰冷的觸感,宛如蛇爬行在身上一樣的令人不快。

  被提煉調配過的花香味另人作噁,可恨的是嘴被人堵住,想要將那份不快給吐出也無法做到。

  我不想求饒,也沒辦法求饒,求饒也毫無意義。

  我得自己逃出去。

  

  久違的風無情的吹在臉上,對於我來說,死或是活,眼下只有兩個選擇,不,是只有一個選擇。

  即使往下掉落,也絲毫不感到恐懼,隨著離那張人臉越來越遠,心中有一種解脫感。

  

  仰望著天空,眼裡不爭氣的冒出濕潤的水氣。

  那天空一點也不美,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烏雲抑或是汙染的霾,遍佈了天空,除非是究極差的三流攝影師,不然絕對沒有人會將鏡頭對著這天空留下影像。

  可是自己卻忍不住哭了。

  

  天空好美。

  雲在流動,有變化的天空。

  再也不想回去那毫無變化的黑暗裡。

  

  

  

  

  雖然是以自己的視點,但孫翔知道這不是自己的記憶。

  又是那個鬼魂,把自己的意識感染到自己身上了。

  已經擅於對付鬼魂的孫翔強迫自己睜開眼,看到那黑壓壓的鬼壓在自己身上。

  「走開!」孫翔反射性的要揮開對方,但當他腦子稍微恢復些理智後,大感不妙。

  那黑壓壓的髮間,隱約能看的到的一隻眼,露出欣喜的光芒。

  孫翔立刻把放在床邊的佛珠往床底下丟的老遠,那鬼隨著佛珠被飛得老遠,孫翔抓緊了些時間,立刻滾到自己的衣櫃旁,掀開衣櫃門。

  那些名牌衣服被孫翔像垃圾一樣的丟出去,露出的是一把玄黑色的戰矛,孫翔不費力的將矛抓起,熟練的用雙手握著,對著黑影吼道:「再過來我就饒不了你!

  

  卻邪,有妖魅者見之則伏。

  這把與上古名劍同名的矛,其存在年代不可考據。

  無論是材質、風化程度、磨損程度、造型,……等,都難以推斷它煉製的時間,只能知道這並非凡物,因為當孫翔揮開在上頭的布時,那些盤據在房裡的黑影,立刻退離個房間。

  卻邪,有如它的名字,邪魅畏懼,手持戰矛者,四方幽鬼皆不得近身。

  這戰矛是孫翔除靈時,最後使用的殺著。

  照理來說,十分有用,而這把戰矛,再不濟也該讓眼前的黑髮怪跪倒在戰矛底下,然而這怪卻有點奇怪,他似乎沒受到矛的影響,只是稍微躲的離矛後退些,像害怕這東西刺傷他。

  孫翔狠狠的瞪著他,卻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只能手上死握著矛,一人一鬼,在那堅持不下。

  「對不起,嚇著你了?」最後是那個鬼先打破了沉默。

  何止是嚇著而已!孫翔覺得自己魂要散了,人生第一次遇到自己完全沒辦法對付的鬼魂:「你是什麼東西!?」

  「東西?」那鬼顯然對自己被稱呼為東西感到訝異,「你不認得我?」

  「你誰啊?幹嘛一幅跟我很熟的樣子?」

  「我是……」那鬼說到一半,忽然停了下來,孫翔注意到,他把目光放到了孫翔因為打開衣櫃門而敞開的鏡子

  鏡子裡照出了理所當然會出現的孫翔,以及……那個長髮的鬼。

  不妙,連顯相都如此清晰,這鬼恐怕不是簡單的鬼。

  但那鬼這時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喊了句:「誰?」

  「是你啊!你啊!」連孫翔都忍不住吐槽他了。

  只見那鬼似乎不置信:「不……」,他摸了摸自己的頭髮,「這麼長?」

  「喂,你到底……!?」孫翔看那鬼似乎想把自己的一頭長髮給打理整齊,正想要說什麼時,就見那鬼將那頭長的嚇人的黑髮撥開來,露出的是一張孫翔有些眼熟的臉。

  「周……澤楷?」

  那鬼如一年前他還未在螢幕前淡出的與孫翔在電視台擦肩而過時一樣,靦腆害羞的笑容點了點頭作為回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