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283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高手/黃包】禮物

 

  夏休期到了,黃少天先是回家住了一趟時間,接著跟包子約好了,八月初一起去日本玩個十天八天的。
  其實黃少天這樣安排是有點私心的,他的生日在八月十號,這樣安排的話,就有機會跟戀人一起過生日,一舉兩得。
  
  黃少天跟包子兩人都是愛玩的心性,難得一起出國,行程都是排的滿滿的,兩人玩得又瘋又累,終於在第三天,黃少天這室內型宅男回到飯店後,整個身體都腰酸背痛,躺在床上哀嚎。
  「要不我幫你揉揉吧?我以前常幫人按,大家都說我手藝好。」包子張了張他的手說道。
  黃少天倒不期待包子的手藝,不過包子有這心意,黃少天倒是開心地收下:「你快來吧!」
  黃少天乖乖地趴在床上,等著包子來替他服務,包子爬上床後,開始動手……
  扒了黃少天的衣服。
  
  「等等等!你幹什麼啊!」黃少天立刻拉住包子的魔爪。
  「要幫你按摩啊!」包子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
  「按摩需要脫衣服嗎!?」黃少天揮掉包子的手。
  「不脫哪按的準,脫吧脫吧,大家都男人,別在意、別害羞。」包子說著,快速地仗著自己體型大,把黃少天衣服給扒掉了,黃少天無法反抗,只能服從的被包子「料理」著。
  
  包子完全無法體會黃少天在在意什麼,黃少天簡直快受夠了。
  兩個男人確實不用在意,但那是建立在兩個都是直男的情況啊?他倆是彎的啊!還是一對勉強可說在熱戀期的情侶,依他們這年紀的情侶這樣單獨旅行,比較十八禁的作品,早該在第一天就該乾柴烈火了起來。
  然而包子好像沒這種想法,他整個人都散發出像是參加畢業旅行的大學生氣息,第一天就招呼著黃少天說要玩牌,第二天倒頭就睡,而現在幫黃少天按摩完後,親密的接觸看著一點都沒擦槍走火,包子就走往浴室要洗澡,出來時身上只掛著一條內褲,接著完全沒顧著黃少天,就直接往床上倒,手往旁邊一揮就疊在黃少天身上。
  「重死了,手拿開。」黃少天拍開他的手。
  但包子非但沒放開,乾脆轉過身去,把黃少天整個人抱住了:「我就是不拿開~」
  「包榮興,你又不幼稚,今年幾歲啊?」
  「今年……現在的話是還小你兩歲吧?」包子想了下。
  黃少天敏銳的抓到「現在」這個詞彙。
  會特別用現在的話,顯然包子也知道黃少天生日快到了啊,等那天過後就是大三歲了,這讓黃少天很是滿意。想著這包子就是個幼稚鬼,便任他抱去了。
  
  
  
  「你覺得這件如何?」包子拿著一件花襯衫給黃少天看。
  「你爹就算已經是這個年紀了,也不見得喜歡花襯衫吧?」黃少天上下打量著,後來還是嘆氣道,「你看衣服的品味還真不是一般的糟啊,在幫你老家的人買衣服的同時,還是先幫你自己買衣服吧」
  黃少天跟包子出來這幾天,每天看著包子的便服,越發覺得包子的穿衣品味真是糟糕至極。
  「我還要幫我媽他們買別的東西呢!沒錢買衣服,回國再說吧。」包子拒絕黃少天的提議。
  可這時候實在很想讓包子換下他那身欠品味的衣服的黃少天,非常豪爽的拿出卡說:「沒關係,我買給你,不過要我來選。」
  「又送我衣服?」
  「哪來的又?我之前沒送過你吧?」
  「你之前送了我件內褲嘛……
  黃少天聽原來包子指的是之前送的那件讓黃少天有丟臉回憶的內褲,立刻揮揮手道:「那個不算不算,別提了。」
  可包子哪是說不提就不提的人,他又繼續說:「啊,方銳說男人送人衣服就是拿來脫的……獅子座,你送我衣服難道是拿來脫?」
  黃少天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感謝方銳,沒想到包子竟然明白了這道理:「是啊我想脫你衣服。」
  「喔。」包子應了一聲,接著把被黃少天嫌棄花襯衫放回去,在看著其他的衣服
  「???」黃少天想包子這反應不太對啊?自己剛才的發言是該這樣喔一聲,以示聽到就好了嗎?
  
  結果黃少天明白包子這貨果然還是沒懂他字裡行間的意思,兩人一回到飯店,他又開始呼呼大睡了,讓黃少天好是痛心。
  
  
  
  接著是黃少天最期待的日子,他自己的生日,第一次跟戀人一起度過的生日……
  原本應該是這樣。
  結果現在黃少天不開心了。
  
  原因無他,因為他最期待的就是跟包子一起度過,結果包子這貨竟然把黃少天的生日忘得一乾二淨,讓黃少天十分的生氣。
  本來零點到時,黃少天還以為包子只是睏了,要先去睡覺才未有表示,結果一早起來吃起早餐黃少天提起今天是自己生日時,包子露出的呆樣,完全曝露出他忘的一幹二淨的情報。
  黃少天感到很不開心,他沒想到他的戀人竟然會記不得他的生日,可這事發生在包子身上,只能說完全不意外,要怪就怪黃少天自己把期望值放太高,想像得太美好。
  「算了,不記得就不記得了,我也都二十好幾了,生日這種事沒什麼好過的。」黃少天雖然介懷,可自己又不是小孩子,拿這事生氣多難看啊,於是他故作大度的說道。
  可黃少天雖這麼說,但心裡卻介懷著,兩人今日出遊,好像都有一種奇怪的氛圍,哪怕包子亡羊補牢的立刻在路上看到蛋糕店,買了一個說要幫黃少天過生日,那氛圍還是沒有緩解。
  
  晚上回到飯店,讓包子先洗完後才輪到黃少天去洗,結果當黃少天出來時,就看到包子一臉正經的跪坐在床上。
  「你在幹什麼?」
  「我想好要送獅子座你一份禮物了!」包子說著。
  「不用了吧,忘記了也沒有關係。」黃少天揮揮手婉拒。
  「不,我已經想好了,我送的東西很真誠,很實在,有血有肉有感情,獨一無二,整個我大天朝整個世界只有你一個人才能收下這份大禮。」包子拍著胸埔說著,表情很是真誠。
  「……感情你這詞還挺耳熟的,還搞抄襲啊?」黃少天想了會,這好像是自己跟包子告白時的台詞啊……不對耶,如果是這套路的話,包子接下來要送的不就是……
  
  「我把我自己送給你!」包子伸直了他的手臂這樣說著。
  
  黃少天愣住了下,他沒想到包子總算開竅了啊!到底是哪來的人敲了他腦袋,讓他搭錯的神經歸正的?這幾天相處下來完全沒有桃色氣息,黃少天直白的暗示也不懂的包子,竟然使出這招來想討好黃少天?
  「雖然我很想要,可你現在這身可真是一點氣氛都醞釀不起來啊。」早就肖想很久的黃少天,並沒有推拒的理由,可包子現在身上穿著他那件品味很奇特的T恤讓黃少天是整個慾望全無。
  「需要什麼氣氛啊?」
  「當然需要氣氛!包榮興你有沒有情調啊?」黃少天指責著。
  「不過就是簽字啊。」包子說著拿出一張紙,遞給黃少天。
  「賣身契……」黃少天看著上面的字說道,「不是吧?合著你剛說送自己給我,就是這玩意兒?」
  「是啊,你送你當我男朋友,我就只能再送更多些了,整個人都賣給你吧!」
  聽了包子這話,黃少天終於明白包子這二貨還是沒搞明白過啊!心裡一激動,黃少天就把包子親手寫的賣身契給捏爛了。
  「獅子座,你做啥啊!我寫了好久才寫好的。」
  黃少天快速的對自己對包子的「禮物」糟蹋的事給出了解釋:「包子,文明的新中國是已經沒有奴隸制的,你寫這個法律上沒用,不能算數也不能當禮物的。」
  「啊?啊……那這樣就不能送你禮物了。」包子有些失落的說道。
  黃少天看他似乎是真心實意想拿這個當補救的樣子,覺得有點好笑,蹲過去說:「沒有禮物也沒關係,先暫時用這個替代吧。」
  黃少天隨手拿了剛剛喝的茶的砂糖包殘骸,繞在包子的左手無名指上。
  「這個?雖然這個挺爛的,但這是你送我禮物啊?怎麼是我送你?」包子看著他的手指一臉不解。
  「我的意思是,禮物先欠著。以後要是換我讓你簽字時,你可得乖乖的給我簽下去啊!」黃少天握這包子的手,再把紙繫的緊些,緊到似乎能纏著一生一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