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31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高手/周翔】First love(四)

   薄雲如煙撩過青山,白羽成群橫過蒼色,困在塔裡的少年對它們露出羨慕之情。
  他並不曉得,自己究竟是羨慕他們哪裡。
  或許與他的名字有關,他希望能夠翱翔於天空。
  可那是不可能的,他沒有雙翼,連憑著自己的腳走出去都做不到。
  他自出生就困在這座羲和塔裡,有如童話裡的長髮公主。
  然而他沒有長髮,也沒有會上來找他的王子。
  這裡更是連能將手碰觸塔外世界的窗也沒有。
  在這座塔裡,他是神,也是國王,所有的機器人都會聽從他,只有一件事──
  
  就是離開這座塔。
  
  於是,其實他也跟籠裡的鳥無異。
  
  在這塔裡,他是一個人。
  盡管跟照顧自己的陪伴型機器人再親密,他也終於發現了這件事。
  在這個世界,他是彼德潘的反例。
  周遭的人永遠不會長大,然而他卻不停的成長。
  心上的隔閡越來越大,於是孤寂也在心中展了開來。
  
  悶著,用罩子蓋上。
  植物會自己自足的製造氧氣,動物則會耗盡氧氣而逐漸死亡。
  身為Homo sapiens的孫翔,理所當然是動物。
  即使是羲和塔這麼大的玻璃罩,終將還是被孫翔製造的孤獨感給填滿。
  他的胸口時常感到胸悶,喘不過氣來。
  心理觸及了生理,孤獨感隨後跟至的是死神。
  他們的神就要殞落,Robot自然不會坐視不管。
  它們嘗試了許多辦法,企圖讓他回復昔日的光輝。
  可神還是一日一日的衰弱。
  
  潘妮是主要負責照顧孫翔的保姆型機器人。
  Robot的世界裡,主要參與政事的都是A級跟B級的機器人,而向它這種貼身照顧Homo sapiens,反而是最高級的S級。
  Robot是否有心?沒有人能知道答案。
  可看著這樣日漸衰弱的孫翔,作為Robot的它,做了在Robot的社會裡不可違反的律條之一。
  
  於是,孫翔見到了她。
  
  Homo  sapiens再生計劃的第十三世代,擁有孫翔一半基因的編號cn0310130059,用更接近舊人類也能懂的語言,是孫翔的女兒。
  原本在第二世代時,有因子女死亡而心理受到影響的 Homo sapiens,進而規定在子代成長到十歲前,禁止與親代相見。
  
  但是為了處在這種狀況的孫翔,潘妮違反了規定。
  
  就如它所想的,孫薇就像強力的特效藥,強悍的掃盡了孫翔的寂寞。
  溫暖的光,聚集了孫翔的生命。以往的世界彷彿都是假的,所握著的溫暖的手才是真實,孫翔很快的就恢復了健康。
  可是,越是強悍的藥,其副作用也越強悍。
  在現代,人類的基因變的即為脆弱,生命短暫,忽然間,原本健康的孩子忽然一病不起。
  隨著孩子的逝去,比寂寞還要更絕望的絕望,抓住了孫翔。
  比之前還要更為嚴重的的症狀。
  在孫翔陷入絕望時,曾有人給予了他希望與溫暖,可卻稍縱即逝,隨後他又陷入比絕望更絕望的境地。
  原本他就要被絕望所吞噬,就此消逝在這世界上,成為隨處可見的,短命的 Homo  sapiens
  
  可是潘妮不願意放棄,於是,它又做出了一件違反Robot社會律條的事情。
  但這次並沒有拯救到孫翔,反而更一步的把他推到絕境。
  
  
  
  「周宓她啊,自從從興欣回來後,好像就不是很開心呢。」孫焟這麼說著。
  「……」
  「是不是因為有人說了什麼話才惹她生氣的啊。」孫焟繼續補了句。
  「……好好好,我的錯我的錯!我去找她道歉好吧!」
  孫焟看著孫翔說著,抓了抓頭髮,跑去找周宓。
  然後過了三分鐘後,又看他灰溜溜的走回來。
  從孫翔的表情就可以看到他的開導並不成功,於是孫焟說:「換我去吧。」
  「呵呵,你去有什麼用。」孫翔在周宓那生了悶氣,往孫焟那遷怒。
  「至少我們年紀相近,有話題。你大了人一輪以上了吧。」孫焟揮著的手充滿對孫翔的挑釁,讓孫翔很想衝上去去折斷他。
  
  「周宓,是我。」孫焟走到了周宓習慣坐著的王座。
  「怎麼換成小的了,閃開啦!」周宓一聽到他的聲音立刻揮了揮手要趕他走。
  「我跟大的不一樣,我可是很有耐心的。」孫焟說著,直接席地而坐。
  「……你真的好煩啊。」周宓說著,但也沒再趕了。
  孫焟還真的如他所說的一樣沒離開,兩人就這樣靜靜的待著,感覺安靜了有一會兒,總算是周宓受不了了,正打算像孫焟開口。
  轉過頭去卻見到孫焟人靠著椅背正在呼呼大睡。
  「這臭小子!」周宓氣得原本想揍人,但看到孫焟難得的睡臉,讓她忍了下來,作為報復,戳了戳他的眉頭。
  
  孫焟雖然眉頭稍微皺了一點,但還是沒有醒過來。
  周宓戳幾下報復也就滿足了,接著便盯著孫焟的臉。
  心裡想著孫焟長的真的跟孫翔很不一樣,可栗色的頭髮,卻讓她想到了孫翔……
  
  冰冷、冰冷的世界。
  那些人,說著話,卻沒有感情。
  沒有吐息。
  寒冷的令人害怕。
  鄰床的孩子一個一個的消失,鐵踏在地板上聲音就是死神的腳步聲。
  她感到很害怕,她想要離開這裡,去哪裡都好。
  就像聽到她的求助聲,男人出現了。
  
  閃閃發亮,溫熱的。
  就如只能在書上聽到敘述,只能從窗外窺見,手卻無法觸及的……
  「Sun,寫起來就跟太陽一樣呢。」周宓試著用拼音寫著孫翔的名字,嘴裡吐出了這一句。
  孫翔聽著眼睛微微的張大。
  「怎麼了?」對上孫翔的那雙透漏吃驚的眼睛,周宓這麼問著。
  「以前也曾經有人這麼說。」
  
  又來了,有人。
  這個有人,通常只會是兩個人。
  一個是周宓從未見過面的親生父親,另外一個是……周宓至今也未能探得的,另外一個。
  
  它藏在太陽的背面。
  
  那是一個黑暗的影子,周宓始終都不敢問。
  敏感的她,恐懼得知那一面。
  她覺得它也許是一隻黑色的巨獸,隨時都會張牙舞爪的把太陽給吞掉。
  
  所以每當孫翔以溫柔的神情說出有人的時候,周宓都會隱隱的覺得不悅。
  現在的她處在懵懂的年紀,幼年缺乏親情的她,無法分清自己心中的感情是什麼,只是知道自己很需要眼前這個年長的男性。
  
  對於對方的一言一行,周宓都很是在意。
  「真的顯胖嗎……?」少女看著自己粉紅色的裙,離開塔後的流浪Homo sapiens的生活,並不如在塔那樣周全,像新衣服這種東西根本是奢侈品,今天能從興欣的大姐姐那拿到新衣服,周宓可是很開心的。
  
  「唉……」女孩嘆了氣。
  她踩在岩岸上,顛坡不齊的路面,跟美麗兩字無緣的黑色海洋,讓她的心情更不愉快了。
  只有清涼的風,像是安慰她似的,溫柔的吹在她臉上。
  她將臉迎向風吹來的方向,讓風能更多的吹彿到她的臉上。
  然後她聽見了風中傳來車的鳴聲。
  水上型摩托車,車上有著兩個少年。
  是Homo sapiens?還是Robot?
  周宓分別不出來,少年的臉就像冰一樣,而且……
  
  她好像看到了自己的眼睛。
  
  「你就是孫翔的女兒嗎?」她聽見背後有個聲音這麼說著。
  她轉頭一看,對方是一個很小的女孩子。
  是Robot,可是Robot一般是不會做成這麼小一個的。
  而且,Robot雖然感覺冷冰冰的,但不會像她這樣子。
  就像是在最深海中埋藏的黑暗一樣,就像太陽背面,那未可得知的。
  
  讓周宓打從心底覺得恐懼,讓周宓想起她就會發抖。
  
  對了……她那時候是跟自己說……
  「幫我把這東西給孫翔吧。」
  
  周宓忍不住把手摸向那小孩給她的東西。
  
  「那是什麼?」忽然間,聽到聲音。
  「哇哇哇哇哇!你做什麼啊,不要突然醒來好不好!」周宓聽著,慌得把東西差
  點用掉。
  「那是什麼?」沒理會對方的抗議,孫焟要將手探去,周宓快速的往後退才沒被他抓到。
  「……交出來。」原本只是單純好奇的孫焟,這下覺得周宓的態度實在是有問題。
  「你一個大男生,怎麼要搶小女生的東西……」周宓繼續往後退,偷偷摸摸的要把東西藏在自己裙後,好像這樣孫焟看不見它就會放棄似的。
  但孫焟顯然不是這樣的性格,他直勾勾的瞪著周宓,威嚇對方自己交出來。
  周宓雖然感到害怕,但她還是不死心,不肯交出來。
  孫焟的耐心很快就被她耗盡,他一發狠,掛在腰上的槍就直接拿了起來。
  
  孫翔只是來關心一下,看孫焟是不是真的有辦法開導周宓,結果就看到孫焟拿著槍對著人。
  「等等等等等!孫焟!傳統手槍的子彈非常珍貴,要恐嚇人的話不要射出去,用刀就好了!」孫翔急忙的卡入兩人之間,但說的話顯然讓人哪裡覺得不太對勁。
  可哪還有吐槽他的心情,周宓立刻裝得一臉委屈的往孫翔背後。
  「我懷疑周宓帶了危險的東西回基地,要求檢查。」
  「他亂講!這,這只不過是別人給我的小東西啦。」
  兩個小孩互相指責著,孫翔的眼神在兩個孩子間打轉,最後喊了一聲:「周宓,把東西交出來。」
   連孫翔都這麼說,周宓也只能乖乖服輸,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東西交出來。
  孫翔拿過,是一個像小女生用,很漂亮又精緻的信封袋,外表看不出來有什麼問題:「這東西你從哪裡拿的?」
  「在興欣的時候,一個不認識的人要我交給你的。」
  「不認識的你你敢亂收,收了也不直接拿過來給我!?」孫翔一聽感覺大事不好,趕緊把那封信拆了,卻見裡頭掉出一張薄薄的,看著沒有什麼立即危險性的記憶晶片。
  
  孫翔轉了一下,沒看出什麼端倪,只好把這晶片拿去給人研究。
  方明華跟江波濤兩個人檢查,排除這晶片中是否有追蹤程式或破壞程式後,才打開裡頭觀看資料。
  「裡面只有一張圖片?不會是損毀了吧?」畢竟特別把一個晶片送到這裡,打開來卻只看到一張圖片,實在是太過不合理了。
  「也許是機密暗號之類的,打開來看看吧。」
  
  才剛打開,除開另外兩個孩子,三個大人都同時呆住了。
  
  「這人長得跟我好像啊。」
  「另一個也挺像江叔的。」
  兩個孩子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畢竟有自己的前例,他們也以為是其他塔內培養的Homo sapiens
  
  但三個大人哪會這樣認為。
  照片的拍攝日期是今年的三月,地點看著像是烏圖塔那裡。
  照片上有兩個少年,一個有著清秀的外表,一個則是有著足以讓人一見傾心的外表。
  
  那是江波濤還有周澤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