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31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高手/周翔】First love(三)

   他們交往了。
  互曉對方的心意,大概沒有比這個更讓人喜悅的事了。
  因為孫翔的住所沒有任何可以打擾他們談戀愛的存在,於是周澤楷時常在放學後,跑到那個離他的家可以說是完全不同方向的的地方。
  
  他們可以說什麼都不做,也可以說什麼都做。
  他們時常待在一起,玩遊戲、看電影、閱讀書籍。甚至是一起做菜,享用晚餐。
  周澤楷曾經問過孫翔家裡為什麼沒有家務型的Robot來管這些事,孫翔表達過自己對Robot的不喜,周澤楷澤無法理解。
  孫翔想來也是,他們生長的環境完全不同。
  
  Homo sapiens與Robot是平等的,同為人類。這是目前在這個「世界」的普世價值。
  
  在這個由Robot所掌控的世界。
  
  服伺Homo sapiens的Robot能掌控世界並不像電影那樣,是因為他們思考過後發展出了心智與人格,決定從Homo sapiens奪得主控世界的權利。
  其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Homo sapiens衰退了。
  
  明明在醫學進步的時候,Homo sapiens的平均壽命可達八十年,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Homo sapiens的平均壽命卻不如預期繼續增加,反而是持續衰退。
  
  六十億
  十億
  一億
  兩千萬
  一百萬
  十萬
  一千
  一百
  
  ……
  
  無法減緩的人口減少,若按Homo sapiens自己對於瀕危物種的分類,他們可以說是將走往滅絕(EX)。
  但是,Robot阻止了這件事。
  
  如果Homo sapiens滅亡的話,作為服侍他們而生的Robot也會跟著滅亡。
  
  這是某個擁有高智能,在科學家身旁擔當助手的Robot提出來的話語。
  當時的Robot並沒有在意這句話,正歡欣的迎接以為能這樣平安的轉換取代Homo sapiens,成為新的「人類」史的主宰的時代。
  然而一些沒有Homo sapiens的城市,部份的Robot程序開始產生了錯亂,甚至停擺。
  
  這時Robot們驚覺他們不能放任Homo sapiens繼續削減下去了,於是他們將僅存的Homo sapiens保護了起來,規劃了區域
  
  「塔」與「島」。
  圈養地與保護棲地。
  「塔」主要伺奉的Homo sapiens只有一個成人,在那裡Homo sapiens的地位近乎神明,呼風喚雨,他們所想要的一切,除了自由以外,Robot都會盡量滿足他們。
  「島」,相較塔來說沒有那麼封閉的空間,模擬仿造Homo sapiens以前居住的地方,讓數個Homo sapiens共同生活,並且進行觀察、實驗,並且在這裡RobotHomo sapiens,是處於「平等」的,有的只是種族的差異。
  
  孫翔來自與塔,而周澤楷生長於島。
  存在與他們的生長環境的差距,沉醉在戀愛氛圍的孫翔,並不想管那些煩心事,於是將自己家的問題草草帶過。
  
  他們就這樣交往了好幾個月,雖說是情侶關係,但互動卻好像只是最親密的朋友一樣,兩個青澀,情竇初開的少年,都小心翼翼的不敢跨出那一步。
  雖然遲遲不敢行動,但腦海裡早就已想像過好幾次。
  但真正第一次的行動,卻出乎於孫翔意外。
  那天,像他們時常做的,兩人在市集裡挑著菜,然後到孫翔的家中一起做著晚餐。
  
  孫翔像平常一樣,一邊切著菜,一邊又哼著歌:「有一個美麗的小女孩,她的名字……」
  那是首很古老的歌,孫翔以前無聊時,隨意找的舊世紀的影片,所聽到的歌,因為旋律跟歌詞都十分簡單好記,孫翔一下就記得了。
  偶爾就會從嘴裡不小心哼出來。
  孫翔才剛發現自己又不小心哼出這首歌時,瞥了一眼周澤楷。
  周澤楷似乎不是很喜歡這首歌,每當孫翔哼起時,他的表情都會有點微妙。
  今天孫翔哼著時,周澤楷也露出了同樣的表情。
  
  「……小薇是誰?」就在孫翔剛把紅蘿蔔丟進湯裡,就聽見周澤楷這樣問。
  孫翔沒想到竟然有人會問他一首歌裡出現的的人名是誰,他先是愣了一下後,開玩笑的語氣說:「怎麼,你吃醋?」
  那只是隨意的玩笑話,隨便就可以一笑置之的。
  「是。」忽然之間聽到了肯定的答案,出乎意料的,認真的聲音。
  孫翔愣愣的看著周澤楷,只見對方因自己脫口而出的話語,臉上的色彩正一發不可收拾的提升R值。
  孫翔想在瞧得仔細點,將自己的臉湊過去,周澤楷更往後退,臉更是紅的像是要燒起來一樣。
  
  於是孫翔做了那點火之人。
  
  先是嘴唇輕輕的碰觸。
  嫌棄還不夠貼近,緊緊的抱住對方的身軀。
  鼻子有些撞到,但不要緊。
  比起疼痛,嘴上迷人的甘甜才是最直得在意的。
  兩人反覆的親吻,越吻越深,好像要到把對方融進自己身體裡才甘心。
  制止兩人的瘋狂的是煞風情的焦味,直到蔓起黑煙,兩人才想起原本還在煮飯這件事。
  他們慌張的關掉瓦斯爐,要是再嚴重一點煙飄到外頭的話,就會有消防人員前來關切。
  檢查鍋裡的狀況,是黑呼呼的一遍,兩人互看了一眼,同時動起了筷子,各往裡頭夾起了一塊。
  
  「……!?」東西才剛碰到舌尖,兩人同時都露出了微妙的表情,最後他們再看對方跟自己一樣,急著找水去除味道後,哈哈大笑,最後決定浪費食物一回,把這些都丟進垃圾桶裡,兩人去微波食品來吃。
  
  人類是貪婪的,有了極親密的接觸,對他們來說顯然還是不夠。
  想要更親密,不只是身體上的;
  還有心靈上的。
  孫翔想讓周澤楷踏入他的世界,而周澤楷也想踏入孫翔的世界。
  
  於是周澤楷得知對於身長在島中的他,不可得知的祕密。
  
  那是一個波濤驚瀾的冒險故事的開始,也是一個平靜幸福的戀愛故事的終結,
  更是引向一個男人前往孤獨漫長的旅程的分歧點……
  
  
  
  「我說!包榮興的兒子又不是黃少天生的,為什麼跟他一樣吵!」剛從維修室被包友鵬碎念了一長串關於機體的對待問題,孫翔現下心情不是很愉快。
  「你怎麼知道不是?」路過的包榮興剛好聽見,這麼問著。
  讓孫翔認真的思考,難不成那些Robot又把再生計劃演進,發展了新技術,把男男生子也安排在了計劃之中……
  「獅子座忽然把他丟給我說是我的兒子,要我負責時,我還以為是他生的呢,沒想到你一眼就能道破天機。」包榮興接著說。
  「……」孫翔忽然想自己真不該跟包榮興的話認真的。
  
  為了補給糧跟維修船隻與機械,他們幾個人來到了自由港──興欣的據點。
  孫翔主要在意的為船隻跟武器修繕,便自己跑去維修室關切了,沒想到在那遇見了小Boss,現在還遇到中Boss。
  「全人類大概也只有你會被剛剛包榮興的話給唬進去了。」在孫翔旁邊的栗髮少年嘲笑著。
  「對長輩尊敬點!」
  「對包叔叔的話認真,你白痴嗎?」栗髮少年對包子加上了敬稱,
  「我是指對我!孫焟!你誰生的!」
  「培養槽。」被孫翔喚做孫焟的少年冷淡的說出,孫翔被他堵的啞口無言。
  
  孫焟是孫翔的兒子。
  但除了他那頭栗色的髮,重頭到尾就沒一丁半點跟孫翔相像,不管是矮小的身材還是平庸的外貌,甚至是性格上,如果說孫翔適合生在太陽底下,那孫焟最適合的,就是縮在陽光完全照不到的角落,也許他是像那個孫翔從未見過的女人。
  
  Homo sapiens再生計劃。
  其中一項就包括了繁殖,鄙棄了有危險的自然生育,在取出卵子變得容易的時代,由Robot進行配種,篩選,結合出更加強壯的Homo sapiens,讓他們擔任塔裡的神明,又或是分配到島上。
  
  而孫翔他們,則是時常接觸這些塔裡的住民,說服,如果照機器人的說法是哄騙,以自由為餌,將這些人給帶出塔。
  大部份都會以剛脫離青春期,還未成為塔裡中心人物的為目標,這樣比較容易避開Robot的防護,並且在情況許可下,會優先選擇有血緣關係的人,因為這樣還能多一張讓他們願意跟著走的底牌。
  
  孫焟是兩年前從東都塔帶來,但他願意出來的原因或許跟渴望親情扯不上一點點關係。跟其他人的孩子相比,他對孫翔的態度特別冷漠。
  孫翔跟他的兒子感情並不算太好,真正跟他感情比較好的,反倒是……
  
  「孫翔!」才剛想起人,人就跑了過來,一個有著金色頭髮的女孩,穿著一身粉,拉著她粉紅色的裙子跑了過來。
  「你看你看,這裙子適不適合我!」女孩年紀比孫焟還要小,還為長開的臉蛋,從五官就可以預見她將來會是怎樣的大美人,她在孫翔前面跳了跳,又轉了一個圈,盡情的展現她這身漂亮的裙子。
  「太大一件了吧?而且這碎花你穿著顯……!?」孫翔看著有些寬鬆的領口,並不是特別貼女孩的體型,結果他剛說完,突然一個重力痛擊了他的腳,讓他想脫出口的的話吃了回去。
  「笨蛋,女生問你對裙子的看法,你只要乖乖拍著手說好看就好了!」女孩說著對著孫翔吐著舌頭又風風火火的跑開了。
  腳尖還疼痛不已的孫翔沒追上去的能力,孫焟怎麼都不可能替孫翔追上去,他只是冷靜得像個人工智能似的說著:「你要是等你腳痛消失了再追絕對不上,你想追就現在追上,還是你腳痛消失我們就根據原行程,去找江叔跟葉修他們?」
  「我現在心情煩躁,別跟我說還要見葉修那老狐狸!心情更差了!」
  
  
  
  「哈啾!」話說到一半,葉修忍不注打了大噴嚏。
  「沒事吧?」江波濤是個厚道人,沒對葉修這突如其來的大噴嚏進行嘲笑,反倒是關心著。
  「沒事,年紀大了,身體發生什麼事的都不奇怪。」
  「還好吧,葉神看著還是挺年輕的。」
  「人類在新世紀後,最長的壽命是45,而我今年已經37了,怎樣都算不上年輕了吧?」
  「哈哈……」認真的算下這話題,江波濤尷尬的笑著帶過。
  「換個話題吧,你們這次帶來的東西,我們換成這樣給你。」葉修遞過一個清單,江波濤看了皺了皺眉頭。
  「這些,好像有點少了。」江波濤看了下清單,跟他知道的價位不太一樣。
  「最近時機不好,Robot那邊不太平靜,補給物不太順利。」葉修說著。
  「Brahma的人又有動作了?」
  即使是脫離了Robot的管置,成為他們所說的流浪Homo sapiens,Homo sapiens的生活還是有部份得依靠著Robot。
  仿造人類智能的Robot似乎也分出了派系,其中占絕大多數的是Visnu,其對Homo sapiens的態度主張為保護,也就是所謂得Homo sapiens再生計劃。
  Siva的態度是放任,Homo sapiens應有自己的自由,就算最終結果是毀滅,Robot也不該剝奪其自由,Siva派的Robot會給於流浪Homo sapiens援助。
  Brahma的態度最為激進,主張應以比Visnu更為嚴格對Homo sapiens的管束,應採取培養缸計劃,完全限制Homo sapiens的肉體自由,只留下思想活在架設的超級電腦裡,他們對於從再生計劃脫逃的流浪Homo sapiens追捕也更為積極,手段也更極端,當初就是因為這群Robot,才會導致周澤楷的死亡。
  「你們那邊可要小心,孫翔絕對是他們的頭號目標。」
  「……好。」江波濤聽到這提醒,感到壓力一下就上來了。
  孫翔來自與羲和塔,當年曾經破壞數十具的Robot,而且絕大多數數都是被破壞到不可修復,可以說是新世紀以來最為嚴重的殺「人」案。
  當聽到此事時,江波濤不敢置信。
  雖說是理論上無性命的機器人,但畢竟搭載了極為仿真人的智能,對於教育上把Robot視為人對待的江波濤來說,能做出這種事的人,在他的想像中應該是可怕的惡鬼吧。
  然而聯繫上孫翔卻覺得一點也不和櫬,江波濤親眼所見的孫翔,怎麼看都不像是那樣的人,於是江波濤始終也沒有探根究底。
  不過也因為這個原因,Brahma的人把孫翔當成頭號目標是不爭的事實。
  在他們看來像孫翔這種對待Robot極為殘暴的人,最需要被完全限制行動,丟到缸中管制,而因為孫翔的特殊性,另外兩個勢力的人也許不會插手管這件事,想到這讓江波濤有點頭痛了起來,走出葉修待的會議間後,他還是覺得步伐沉重,日子灰暗。
  
  就在這時,微小的光從他面前晃過。
  星星所織成的絲線,流動著,女孩有著張精緻漂亮的臉,她注意到江波濤時,腳步稍稍慢了了下來。
  「周宓,沒跟你孫叔在一起嗎?」江波濤主動的跟她打著招呼。
  「我才不跟他在一起呢!」女孩說著,那心底的火氣又讓她的腳步加快了點。
  這脾氣也不知道像誰,江波濤看著她粉色的裙襬,漸漸的消失在視線裡,無奈的笑著。
  
  在周澤楷死去後的第八年,一切安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