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25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高手/周翔】First love(一)

最近很累,說是趕CWT的稿子,但進度就是這樣,本來想攅一下像去年一樣從小周生日日更到孫翔生日,不過感覺題材挺中二又有角色死亡很不喜慶,還是寫到哪就發到哪吧,大概5章完,努力生完CWT能印個薄本本,想玩玩特殊工藝。

題材背景跟之前坑掉的ALL翔文是一樣的,但故事上沒有關係。
意思意思後面帶下一滴滴黃包。

我只是想犯中二又想寫言小,故事設定很隨便,埋的梗也很隨便,英文也濫用得很隨便,要是發現有錯的話可以告訴我,然後事先知道謎底的佈要破啊!

有角色死亡,角色會有孩,其他雷點待補


   「你的初戀是什麼樣子的?」
  在我年老的時候,被孫子這麼問著。
  我以為我會回想很久,畢竟我年紀大了,記憶力是越來越差了。
  可是,就像搜尋引擎一樣,才剛在腦海裡放進關鍵字,關於他的事就一條條的在腦海裡浮現出,頭髮的顏色、眼睛的形狀、臉的輪廓、手的溫度……
  可是,卻難以說出口。
  該用什麼詞彙來形容他呢?日與月還是星辰?花或是蝶,冬還是夏?
  那些都比不上他,難以將他的形象描寫出來。
  
  最後,我想起了,曾與他一同看過的夏夜。
  
  他似流星,在夜空中燦爛的劃過。
  我努力的想抓住他,卻始終也追不著。
  手上徒留的只有遺憾,以及無盡的悔恨。
  
  
  
  每個人的初戀,或許都是無疾而終的。
  
  孫翔用來打發時間的書報上這麼寫著,他嗤之以鼻的同時,將書闔上。
  有雙眼睛一直注意著自己,向來感覺敏銳的孫翔不會沒注意到。
  只是沒有感受到惡意,這視線並不致於讓人反感,所以觀察一下對方究竟會瞧著自己多久。
  不過也到了該制止對方的時候了。
  孫翔往那地方望去,他看到一雙明亮的眼睛,宛如吸收星辰的寶珠,閃閃發亮著。
  那是孫翔有些熟悉的眼睛。
  
  周澤楷。
  他那張精緻好看的臉,孫翔現在每天都要見上一見,實在不可能不覺得熟悉。
  一跟自己對上視線,那雙眼睛露出像小鹿一般驚慌的眼神,閃躲著。
  孫翔搞不清楚他究竟為何會有這個反應在做什麼,他跟對方的「人格」可不太熟悉,無法捉摸他的行為意圖。
  但他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當周澤楷來的時候,就像看見天上雷光一閃必會隨後聽聞雷聲,有一個人,肯定也隨在其後。
  
  「江波濤也來了?」
  周澤楷點了點頭,肯定了孫翔的問題。
  一時之間,心底有種煩躁感出來了。江波濤是個讓孫翔覺得很棘手的人物。
  「你討厭他?」
  懂得掩飾表情,是適應社會化的人才會擁有的技能,孫翔並不適應於人類社會,他過於明顯的表情流露,就算周澤楷的心思並不如江波濤細膩,也能看得出來。
  「沒有。」
  覺得棘手並不是因為討厭,孫翔實在是不擅長與人相處,而江波濤這種過度熱情的人,對孫翔來說就更難以應付了。
  周澤楷得到答案後,面上似乎有些輕鬆,可隨後他張開了口,好像想說什麼,但又吞了回去。
  「怎麼,你還有別的要問嗎?」孫翔看他這個樣子,忍不住催促著。
  「沒有!沒事……」但周澤楷極力的否認,快速的搖著頭,接著臉通紅成一片,撇過頭去。
  
  又來了。
  比想到要面對江波濤還要更深的煩躁感,打孫翔第一天遇到周澤楷開始,周澤楷好像就時常這個樣子,時不時盯著他,問周澤楷究竟有什麼事,他都只會說沒有。
  孫翔對他的行為實在摸不著頭緒。
  
  是出自於單純的好奇嗎?可孫翔的直覺否認那個答案。
  那麼,他所盯著自己的目的為何?
  孫翔無法想出答案。
  
  「小周,你等很久了嗎?咦?小孫也在啊?你也是來做檢查的啊?」就如孫翔所猜想的,雷聲也到來了。
  「……是。」沒有說謊,他今天來到醫院要做的事,雖然肯定跟江波濤他們做的不一樣,但在那些Robot心中似乎也能算是種檢查。
  「每次檢查都很麻煩吧,你以前在外面也是這樣嗎?」
  「不……」
  「孫翔先生,輪到你做檢查了。」
  機械式的聲音企圖仿造著人類女性的溫婉,在孫翔耳裡聽起來卻極度刺耳。
  不快的情緒全部湧了出來,他感到有點噁心。
  動了動右手,沒有握到東西,那把能讓孫翔安心的劍被沒收走了。
  空手的話也不是沒辦法,只是有點難度,Robot要徹底損毀的話,要從難以再製造的智能電腦開始,這種舊型的為了方便修繕,會放在頭部,只要把裡頭最細緻的晶片用手捏爛的話……
  
  有人拍孫翔的肩。
  那輕輕的一下,把孫翔從危險的思想給解救出來。
  
  是周澤楷。
  孫翔回頭一看是周澤楷在拍自己的肩,他們的眼神對上了。
  
  沒事吧?
  
  孫翔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他在對自己說著。
  「孫翔先生,輪到你做檢查了。」Robot又再喊了一次。
  或許是肩上有著一隻溫暖有力的手,這次孫翔不再陷入那黑暗的念頭之中,孫翔將周澤楷的手輕輕拍掉,指尖接觸到了對方的手背。
  
  原來人的手是這個樣子的嗎?
  孫翔輕輕的動了動他的手,這次他想碰的,卻不再是他的劍了。
  
  
  
  漫長漫長,漆黑的沒有光線的長廊。
  宛如帶上了鐐銬般,沉重緩慢的步伐。
  「編號CN0310120011的Homo sapiens」一個有著可怕的面孔的男人,看著孫翔,跟周澤楷和江波濤們所面對的有著溫柔外表的醫師不同,這個人是孫翔的「專屬的醫師」。
  「是孫翔。」孫翔並不喜歡這些機器人以編號來稱呼自己。
  「經聯繫確認,是編號CN0310120011的登記姓名無誤,請坐下吧。」
  「我能不坐嗎?」孫翔看了一下那一個特製的椅子。
  「我在舊世紀是特別刑訊用的Robot,跟其他Robot不同,我沒有這麼容易就可以拆卸掉。」醫師脫下了自己的白袍,手上的蓋子自己拉起,各種刑訊用的器具,甚至可以說是武器,一一的展示了出來。
  「……」對方是為了自己而特別準備的,這種型態確實不是孫翔能輕易對付的。
  「放心,雖然因為是特製,我可以稍稍的違背第一法則,但不能做出危急性命的事,所以現在,請坐下。」醫師手上的槌子擺動著,一點也不具有讓人可以放心的要素。
  可是孫翔還是只能坐下了。
  
  孫翔一坐下,感受到重量,刑訊椅上的自動束帶把立刻把他的手腳拘束了了起來,手、腳、腰、脖子……他剩下唯一能動作的地方只剩下他的頭部。
  「不好意思,為了防止你再教育過程中再次發作,得先限制你的行動。」
  「不是有你在了,還需要這個?」孫翔看著這些囚禁他的束帶,這帶子的堅硬程度,足夠拘束一頭大象了。
  「保險起見,上層很怕你,你應該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
  因為這醫師說的話,孫翔想起自己所做的事,嗤笑了一聲。
  若是是一個Homo sapiens面對孫翔這種輕蔑的態度,恐怕反而會生氣了吧,但作為Robot的醫師,只想到要快點完成上頭給他的任務,「治療」孫翔。
  
  「有做噩夢嗎?」
  「沒有。」
  「你做了那樣的事,卻不會做噩夢嗎?」單人犯下「人類」有史以來最兇惡的惡行,卻冷淡的說出自己不會做噩夢,眼前的Homo sapiens,在這名已經看過許多犯人的醫師眼中已經應判斷為不可教化,即刻處決才是。
  然而上頭的判斷,包括自己刻著的智能圖譜,都極力的拒絕這項決定。
  機器人三定律第一法則,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因不作為使人類受到傷害;
  殺害當然是完全違背這項法則的。
  若是按以前Homo sapiens的刑罰,在無法處以死刑時。他們只能把這個罪大惡極的兇手予以終身監禁,但這種刑罰對他而言毫無用處,因為這人正是自牢籠裡出生。最後不知道上頭到底是考量了什麼,竟然把孫翔發派到這個第七實驗室裡,任他能在這裡自由行動,只需每週前往醫院,接受公式化的治療與教育課程。
  「經本司判斷,您需要再進行教育才行。這次的課程為觀看五次的教學影帶,為維護視力,每撥放一次休息十分鐘,若是中途有要排泄的,請就地解決,事後會讓人清理 ,那麼,開始吧。」
  
  新世紀
  毫無經過美感設計,中規中矩的三個大字。
  製作者應為在智能圖譜未特別強化美感的機器人。
  音樂隨著標題的消失一同淡出。
  緊接著是「人類的演化史」,Homo habilisHomo ergasterHomo erectus
  Homo sapiens
  Homo sapiens佔據了人類史上極為長的時間,一直到了20xx年,第一台具有人工智能的泛用家庭機器人,人類的歷史開始從Homo sapiens演進到Robot……
  
  現在,是Robot跟Homo sapiens共同書寫人類歷史的時代。
  Robot一直是Homo sapiens的的好伙伴。
  即使到了Homo sapiens該從世界的舞台退場時,Robot依舊沒有放棄他們,他們照顧著Homo sapiens,並且維持著Homo sapiens的存續。
  RobotHomo sapiens互依互存,時至今日……
  
  結束了。
  五次的播放,大致上三十分鐘的影片,加上休息時間超過了三個小時,教育課程才停了下來。
  醫師沒有再次詢問孫翔的心理狀況,便放過了他,孫翔得以從被拘束的狀態解放。
  長久維持同樣姿勢,一下子猛然的站起,孫翔整個身體往前傾去,幸好他反應快,手碰上了牆,撐住了身體。
  孫翔不想在這個空間太久,盡管腳上的力氣還沒有完全恢復,但他還是扶著牆,吃力的往外走去了。
  
  換上乾淨的衣服。
  拒絕了安排好的自動駕駛汽車的接送,孫翔踏出這個「醫院」,便要自行回家。
  夕陽西下,金黃色的天空。
  島上的住民,有的是跟孫翔一樣的Homo sapiens,有的是Robot,他們一個一個告別了伙伴,腳步聲聽著有些快,是有什麼事要處理,又或是為了不讓家裡的人擔心。
  
  孫翔踏著緩慢的步伐。
  他越走越慢,毫不在意時間的流逝與浪費。
  從金黃踏進深紅,再從深紅走到墨黑。
  整個島上安靜無聲,一棟一棟模樣近似的白牆,巨大的石碑立著。
  這裡像是個靈園,但孫翔不知道這墓碑底下到底埋葬了什麼。
  他的腳步很輕,在這片寂靜中聽的明顯,卻更是反襯這份安靜。
  
  夜燈亮了。
  感受到人經過,燈隨著孫翔的步伐,點亮、熄滅。
  孫翔想要前往的目的地,是他家樓下,那他還有段距離,照這個燈的設計,應該是一片暗,但那裡卻是一片明亮。
  有人站在燈下,依稀能看見他的側臉,很安靜的,像是已經在那杵立了很久。孫翔不知自己當時怎麼想的,一時自作多情的,覺得對方在等自己。
  
  那剎那,世界是吵雜的也是寂靜的,萬物因他的存在欣喜鼓譟,眾生都因為無法形容他的美好,而閉口不言。
  好像是發著光的,孫翔不明白,不只是那座燈,就連日與月,都無法掩蓋掉他的光輝。
  他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卻改變了這世上的一切。
  就像沙漠裡降下的第一滴雨,冰天雪地裡射入的第一道陽光。
  
  孫翔愣愣的注視著他,對方注意到他的視線,頭轉了過來。
  
  「孫翔。」
  
  聽他喊著自己的名字,孫翔想起了一首詩。
  
  I never was struck before that hour,With love so sudden and so sweet./那一刻,我被愛情擊中,如此突然,如此甜蜜。(約翰.克萊爾《初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