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25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高手/黃包】羅密歐與茱麗葉(完)

176.最後一章了我還是發新LO洗到大家首頁吧,沒辦法日更了,缺的還是會填上,這黃包生賀有點虎頭蛇尾的......(嘆氣)
是說這個原本是寫個包子的生賀,現在只能送黃少了,番外再補個黃少生日吧......想說生日要肉但這是一本清水本,只好讓黃少吃不到了,然後說好的1W字我又爆字數變成2W了


新刊印調
既刊印調

   包子果然有長進了,尿遁用完後,還說自己不舒服,飛的一般就要回興欣的飯店去了,讓黃少天沒有辦法使招繼續試探他。
  很快的全明星週末就這樣過去了,黃少天也沒逮住機會再對包子進行「逼宮」。
  之後黃少天跟包子試探此事時,包子的反應好像就像沒聽清楚一樣。
  
  難道自己猜錯了,包子對自己的情感並非是他想的那樣?
  黃少天不願承認,確實有這樣的可能性。
  自己覺得包子跟自己似乎有一樣的意思,也許是自己沉溺在戀愛中所產生的幻覺。
  想到這裡就不免讓黃少天有些微的沮喪。
  可路走到這裡,是沒得退了,但現在顯然繼續前進不是首選,應該要像自己以往的風格,慢慢的周旋,靜待時機,等逮到機會再把對方一波帶走。
  於是黃少天也不再緊迫盯人,繼續跟以往一樣的相處方式,該聊天時就聊天,該打競技場時就打競技場。
  
  ♌♒
  
  不得不說這招以靜制動,以不變應萬變倒是挺有效的。
  黃少天沒再有動靜,兩人像以前那樣相處,包子一開始還覺得挺安心的,但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後,包子感到坐立不安了。
  
  『如果是我說我喜歡你呢?』
  想起黃少天說的話,包子覺得臉還是發燙著。
  明明獅子座只是問一個如果的問題,為什麼自己卻覺得不能回答呢?
  讓包子用他那空蕩的腦帶回憶這問題,在當時該怎麼回答時能有兩個答案。
  反問獅子座是不是是喜歡自己,或是乾脆像開玩笑說那我就答應了。
  可自己卻在那個時候完全回答不出來,為什麼啊?
  
  「包子、包子?你有在聽我說話嗎?」陳果見自己覺了包子許久都沒反應,揮著手在他眼前晃。
  「啊?老闆你有什麼事嗎?」
  「我問你今年春節有要留在戰隊裡過節嗎?」如果隊上有人要留著過年的話,陳果春節要採辦的東西就得多了一點。
  包子想想去年他是回去老家一趟的,今年他有點懶的動,想乾脆還是留在隊裡好了。
  「留在戰隊過年還要上工嗎?」雖然心已經有九成向著留下,包子還是再多問了一句,得到陳果氣急敗壞的一句不用後,決定留下來過年。
  
  可說是這麼說,包子春節期間還是閒的無聊,就想要跟公會拿一張帳號卡上去榮耀打發時間。老魏聽到了,賊西西的問包子對玩散人有沒有興,遞了君莫笑的卡讓他可以上競技場試著玩。
  包子聽到可以碰老大的卡感覺很有趣,便興高采烈的接過卡。
  魏琛在一旁看包子打競技場,一看到君莫笑有不少玩家都想上來過招的,結果才剛試一下,不熟悉散人的包子技能用得七零八落,敗了幾場,大家大概也知到這號後面不是大家想的那個人,心想可能是興欣的工作人員沒什麼挑戰性,除了幾個就是想藉機痛毆君莫笑以圖爽快的人,大部分都漸漸散去了。
  不過包子好歹也是個職業選手,又有魏琛在一旁插嘴,漸漸的也對如何操作散人有點心得,越發覺得散人玩起來新奇好玩,便一路打得不意樂乎,魏琛見包子漸入佳境,也就沒再繼續一直觀望著,交代包子別亂說話後,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放任包子玩。
  不過也正因為這打的還行的水準,又漸漸的引起了關注,衍生出了話題。
  
  而這包子也是挺乖的,魏琛叫他別亂說話,他就乾脆不說話。
  包子這一不說話,反倒塑造了一股神秘感,這神神祕祕的模樣讓這話題越傳越廣也越多變,不知怎麼就變成興欣似乎在培養接替君莫笑的人,正在練手。
  話題也傳到黃少天這,他在老家的時候正在藍雨群聊天著,有人提起了這事。
  「不是啊,葉修這傢伙不是要活過來了嗎?興欣還培養接散人的新人?用得著嗎?」黃少天聽了表示難以置信。
  「也許是以備不時之需嘛,是說人現在就在遊戲上,要不我們去看看吧?」
  有人提了這主意,不少人紛紛表示自己在老家過年,沒帶可以用的帳號卡過來。
  結果就只剩下提議者跟正好手邊有個劍客小號的黃少天進去榮耀裡探查這個疑似未來君莫笑的情形。
  競技場是開放的,黃少天稍微觀察一下這個君莫笑,只有兩個字形容他。
  
  亂來。
  散人確實有著比其他職業還要多的技能,但葉修運用每個技能都是經過慎密思考的,可以探出他的思路邏輯,這人則是感覺用的很隨性隨便,按到哪個鍵就用哪個鍵的模樣,卻又總是能帶給人驚喜。
  這麼隨心所欲的風格,黃少天腦海裡不由得浮現一個身影。
  「我去試試看這小子的斤兩。」等對面的君莫笑又跟人打玩一次後,黃少天跟自己的隊友說了句,就進入了競技場。
  
  對面的君莫笑進場後沒多說廢話,開打便開打。
  早在一旁觀戰許久的黃少天,觀察幾場後發現這貨的起手式多半都是板磚或是拋沙兩招,標準的流氓起手式,就算這人不是包子,大概也會是一個常玩流氓號的傢伙。
  依黃少天的能耐,在戰鬥中多打幾個字完全不費力,發了個密語過去:「包子?是你嗎?」
  「你誰!怎麼認出我的!?」包子大吃一驚,完全的坦白自己的身分了。
  「你猜!」
  「幼稚!無聊!」包子直接先罵過去,後來在思考一下後再補,「你不會是獅子座吧?」
  「如果我說不是呢?整個榮耀這麼多劍客,你怎麼就猜是黃少天呢?」
  聽黃少天這麼一說,包子反而就更確認他就是黃少天了:「幼稚!你怎麼猜出是我的?」
  包子這樣問,黃少天想也沒想,一邊給他一個橫劈,一邊隨意的回道:「當然是因為有愛所以認出來的。」
  結果黃少天原本預備好只是佯招的橫劈竟然直直實實的砍下去了,黃少天愣了一會,沒想到之後君莫笑還當在那裡不動了。
  「……?」黃少天還在想包子搞啥呢,結果在包子許久不動之後,角色就下線了。
  「搞什麼!?」黃少天望著君莫笑原本站著的位置不明所以。
  「我沒想到黃少你這麼威武,連下線殺的大招都能使出來!」跟黃少天同行的隊友調侃著,卻得到黃少天的一句去你的。
  
  這包子搞什麼,怎麼打到一半就就走了?故意的?
  
  ♌♒
  
  包子當然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又被黃少天的話嚇了一跳,一不小心就打翻了水杯,似乎還灑到了卡槽,著急的他一時沒管就把卡拔了出來。
  「怎麼回事?」聽魏琛說在試著讓包子用君莫笑的葉修過來看看,就看到包子製造的一場混亂。
  「沒事沒事,只是我把水翻了!卡應該沒事,我再擦擦就好。」
  葉修見包子臉紅透了,看著不像他說的沒事,不過他看到包子說著慌慌張張的拿起自己的衣服要擦,沒來得及問清原因,還是先制止他的動作:「你別用衣服擦了,這裡我來收拾吧,你看你衣服也濕了,這天氣冷,你還是先去換吧。」
  包子原還想推拒,葉修再繼續催到,他終於乖乖的聽葉修的話去換衣服。
  只是單純的水翻倒,桌上東西不多,葉修一抹布很快就收拾乾淨,他看看他的老戰友只沾到一點水,應該沒有問題,不過還是稍微確認了一下,擦乾之後又插回卡槽。
  葉修快速的登了進去,一上去就看到包子下線前登的地方。
  
  黃少天哪裡知道這會兒的功夫就換人了,立刻朝君莫笑劈里啪啦的轟去密語,連忙詢問著包子剛剛怎麼突然下線了。
  這種吵得讓你只想喊他閉嘴的說話風格,葉修哪裡還認不得,便問了句:「黃少天?」
  「我當然是黃少天,你怎麼還問這問題,包子你傻了?」
  「我不是包子。」
  「不是包子,那你是誰?難不成還是水餃嗎?」黃少天還以為是包子在跟他裝蒜。
  「我他老大。」
  「靠靠靠,原來是葉修,怎麼會是你!」這下黃少天終於理解在電腦另一頭的真的不是包子,而且葉修這一句話就說明自己跟包子的關係,多霸氣又多親密啊,讓黃少天有些吃味了起來。
  「包子把水打翻了,我就讓他先下去了,怎麼,原來剛是你在跟他打啊?發生什麼事了。」
  「什麼發生什麼事?」
  「我怎麼知道發生什麼事,包子看起來不太對勁。」葉修說著,就順手了一下自己這邊的對話記錄,就一看到包子下線前,黃少天跟他說的話。
  葉修思索了一下這話再聯繫到包子的反應,突然明白了:「黃少天,你什麼時候要轉職成流氓了?」
  「你這話怎麼來的,別思想邏輯這麼跳躍啊。」黃少天本來還想加個跟包子待久後被傳染,後來想想這幾個自怎麼看怎麼不順眼,刪了掉後才發出去。
  「你看著就像逮到機會就想調戲自己喜歡的妹子,看對方有什麼反應的流氓。」
  黃少天不得不說葉修這比喻似乎還說中了幾成,自己確實在用言語在測試包子。
  被葉修說中後,黃少天也不辯解了:「那你看包子是什麼反應?」
  「看起來就像被流氓調戲一樣,慌亂的逃走了。」葉修答。
  「我是說,你能看出他對我是什麼想法嗎?」黃少天再問得清楚些。
  「你是認真的嗎?」雖然是葉修自己猜的,但知道黃少天對包子有那方面的意思還是讓他感到有些……怪誕?
  「我當然是認真的,我哪裡看起來不認真!」
  再次確認了黃少天似乎是真的對包子有意思後,葉修先是洗刷了一下自己的三觀後,認真的考慮了一下黃少天這策略,怎麼看好像都不怎麼對頭:「我覺得你與其做這些彎彎繞繞的事,對包子的話,不是直接講明最快嗎?你搞這些你覺得包子會懂你的意思嗎?」
  對付包子頗有心得的葉修,跟包子講話就是要掌握簡單清楚明白,像黃少天搞這種小心機,沒準包子根本沒搞明白過,就顧著慌張了。
  
  葉修這一點,黃少天也通透了。
  對付包子這種粗神經的,確實直接挑明了才不會想捶心捶肺。
  可黃少天是個聰明人,怎會一開始想不到,其實就是他心裡有顧忌,才故意走彎路。
  他怕他讓包子動得他的心意後,換來的是拒絕,所以才想走彎路,覺得包子喜歡自己才讓包子知道心意。
  「那你覺得包子喜歡我嗎?」黃少天小心的企圖從包子身邊的人探聽,能不能知道包子的想法。
  「他對你是挺在意的,但我看不出來是不是你想要的在意啊,不如你讓沐橙還是小余幫你看看……」
  黃少天立刻拒絕葉修的提議,蘇沐橙看得看不出來黃少天不知道,但那余小鈺那個CP腦肯定會跟黃少天說是啊是啊,黃少,包子肯定喜歡你啊!你們倆這是天造地設佳偶天成姻緣早已前世注定對對方一見傾心天雷勾動地火有如那梁山伯與祝英台,羅密歐與茱麗葉……
  
  ♌♒
  
  春節過的挺快的,黃少天看了一下月曆,已經二月八號,再過幾天是喻文州的生日,二月十號……等等。
  這麼說二月十一號不正是包子的生日嗎?
  
  戀愛遊戲裡決不可忽視的三大重要節日:情人節、聖誕節、對方生日,錯過一個都會大大的失去增加好感度的機會,更可能會錯過重要事件,而導致追求對象跟別人走的結局。
  雖然現實世界不是戀愛遊戲,但不得不說,喜歡的對象生日可是一定要好好表現的。
  送什麼好呢?
  黃少天逛了一下淘寶,卻又想起現在是春節,就算看到中意的東西,貨運一時也送不過去。
  只能去店面買了,只是在還不清楚該送什麼時,黃少天可不能漫無目的的找,他打開了微博企圖從上頭找出包子喜歡的東西。
  他翻包子的微博翻到一半,一路看下來看不出包子喜歡什麼,只看得出他喜歡轉星座跟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總不能買星座書送給他吧?
  翻了六個月,黃少天放棄了,這時注意到他的微博收到了很多@,他點開來看,最一開始@他的人是余小鈺,其他人都是跟著她轉的。而她也是轉發了別人的微博在@黃少天的。
  而她轉發的原PO就是包子,包子去抽了他關注的星座,水瓶座的你今年會收到什麼生日禮物的九宮格圖,包子開的結果是男朋友,便抱怨了下什麼鬼東西,收到不少人的調侃,還有毛遂自薦的男粉,而余小鈺這人@他不外乎就是要黃少天上啊,而其他人就是就著這條來調侃他。
  
  黃少天原本本能式的打了一長串話,要反駁眾人的調戲,但在發出去前想了想,又把話刪掉了。
  「男朋友啊……」
  
  ♌♒
  
  二月十一號,包子的生日。興欣留在隊裡過節的人都一起替包子過生日了,只是這生日讓他們感覺不太對,他們對包子的印象就是笑得開開朗朗的,今天是他生日怎麼反而沒有很高興的樣子,但問了包子也說沒事。
  
  包子並不是真的不開心,只是有點心不在焉,因為他在介懷著一件事。
  今天沒有收到獅子座傳來的任何訊息。
  原本開心的生日,好像就缺了一塊,而且還是特大的一塊。
  包子一整天都覺得心神不寧,時不時就看著自己手機,想看有沒有黃少天傳來的訊息。
  
  現在是十一點半,包子看著自己八個小時前,發給黃少天索要禮物的訊息,還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獅子座好無情……」包子嘴上嘟囔著,又朝黃少天發個振屏。
  結果這時包子終於收到了訊息:「看窗外。」
  包子喜出望外,沒有多想,就照著話走向窗戶去,沒看到什麼特別的。
  「往下往下!我在樓下。」有個聲音喊道。
  包子朝那方向一看,看到黃少天,是又驚又喜:「獅子座!?」
  黃少天正想跟包子打招呼,就聽見他說:「獅子座,你等我下!」
  然後黃少天就看見包子一腳跨出了窗框,他大吃一驚,想制止他已經來不及了。
  包子要往他的方向掉,黃少天大感不妙立刻往後退。包子趕緊變換姿勢才順利的落地。
  「獅子座你幹嘛退後,我差點就要摔死了!」包子抱怨著。
  「你也不想一想你幾斤你幾斤!我要是被你壓死怎麼辦!」包子的報怨讓黃少天心生不滿。
  包子聽了黃少天的話上下打量了黃少天,最後嘆了一口氣,臉上充滿了愧疚之情道:「是我不對,獅子座你這小身板可驚不起折騰。」
  「…………」雖然包子明白了,可這怎麼讓人感覺這麼讓人生氣?黃少天忍不住敲了包子的腰一拳,結果被包子重重的回擊,黃少天不滿再度還擊,於是兩人一來一往的打鬧了起來。
  
  「獅子座,你怎麼會來?」打鬧了一陣,包子才想起這問題,這大春節的,黃少天怎麼會來到H市。
  「剛好來H市,經過順便來看看。」黃少天還沒打算這麼快就開門見山,便說了個藉口。
  「喔喔喔,你來之前先跟我講啊,我們可以一起去吃宵夜,現在時間都晚了。」
  G市本地人大春節的時候路過H市,這話也只有包子會信了。
  「還不晚吧,現在還沒十二點吧,還來得及祝你生日快樂。」黃少天漸漸的把話帶到他的目地。
  「原來你還記得,你都沒回我訊息,我以為你已經忘記這回事了。」知道黃少天有記得自己的生日,這事不知道為什麼,讓包子格外的開心。
  「我當然記得,我之前就說我會記得不是嗎?」
  「那禮物呢?有準備好嗎?」包子的視線在黃少天身上探來探去,企圖探查黃少天給自己準備了什麼禮物。
  「沒有。」黃少天一口道出。
  「你這跟沒記得有什麼一樣,我看你是今天看到提示才想到吧。」包子抱怨著。
  黃少天沒有特別去否認,他重重的呼了口氣:「所以我只能臨時給你準備一個大禮了。」
  「臨時?大禮?你不會說要是帶我去商場,卡片任我刷?」包子說了一個,他上次在蘇沐橙旁邊看完的電視劇的情節。
  「你喜歡這樣的話倒也不錯,不過我送的東西比較真誠,更實在,更有血有肉有感情,更棒、獨一無二,整個我大天朝整個世界只有你一個人才能收下這份大禮。」黃少天敢保證,此時此刻,這世上不會有第二個人會讓黃少天想送出這份禮物,這是只有包榮興一個人才有資格收到的禮物。
  「什麼禮物啊?你身上藏了什麼東西嗎?看著不像啊?」包子看黃少天把她的禮物吹的這麼好,不由得充滿了好奇。
  「我。」
  「啊?」黃少天只說了一個單詞,包子無法明白。
  「我的意思是,你今年的禮物就是我,不是說你今年的禮物是男朋友嗎?我要做你的男朋友!」
  這就是黃少天來的目地,像余小鈺說的,毛遂自薦做包子的男朋友。
  而他話終於打了一次直球,明明白白的直球。
  
  他想要做包榮興的男朋友。
  
  現在就等包子怎麼回答了,黃少天緊張的看著包子,就等包子的審判。
  包子卻一直沒有說話。
  「包子?」總算黃少天等的不耐煩了,只好詢問一下。
  「你……再說一次。」包子的面上還是充滿了難以置信,舉著手指提出要求。
  黃少天沒想到他鼓起勇氣座的告白,竟然還要再重複一次,趕到無奈,再說了次:「我要做你的男朋友。」
  「再說一次。」包子又說了一次。
  有了一次後第二次到容易了,黃少天再道:「我要做你的男朋友。」
  「再說一次。」
  「……包榮興你煩不煩啊,我說了幾次,你倒是給我個回答,收還是不收!?」黃少天還是沒辦法沉住氣忍受包子把自己當複讀機的行為,爆發了。
  包子咳了一聲後說;「禮物……人家送當然是沒有要拒絕的道理,勉強收下了。」
  聽了包子的回答,黃少天先是開心了一下,但又不甘心包子這裝的勉強的樣子,便道:「我覺得你不是很喜歡這禮物,我還是退回去,改天再送你別的吧。」說完黃少天刻意的轉過身去,故意裝要離開了。
  「等、等、等一下!獅子座!」包子立刻將黃少天抱住不讓他走,接著飛快的在黃少天臉上親了三下後道,「你已經被我用過了,不能退了,不能退!」
  黃少天見包子的反應覺得好氣又好笑,這包子的行為怎麼這麼天真可愛,他笑道:「你這樣哪能算用過啊,所謂的用過至少要到這樣吧?」
  
  黃少天一把拉過包子的衣領,親吻了他的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