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轉行去當寫手 但我文筆也很爛

關於部落格
本大爺支持的配對-
紫樓、希奇、山獄、LT、雷西、九西、137、米英、法英


因為本人常拿配對當作寵物名,所以不小心點進來的就抱歉啦
  • 3375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忍者/斑帶ABO】絕對支配

   Omega的信息素濃烈、厚重的,將地底下原本就不算太乾淨的空氣,狠狠的汙染了一遍,整個空間都逃不過信息素的占領。
  若是有任何一個年輕力壯的Alpha在的話,那個正散發出誘人香味在地上捲曲著身體顫抖著的Omega,肯定會被狠狠的侵犯,哪怕他那右半邊的臉上佈滿了讓了看了怵目驚心的疤痕。
  
  然而不知是否可說幸好,這裡只有一堆不知便意為何物的人造體,還有一個垂垂已朽的老人。
  
  斑倚著鐮刀,拖著他那老邁的步伐,走到正在與自身本能的慾望對抗而痛苦不已的帶土面前,像是在對待牲畜斑毫不憐惜的用著鐮刀刀背往他身上一戳,正處於第一次發情期的帶土,即使是這種粗暴的對待,他的身體也因外界的碰觸而產生了更加興奮。
  「我以為你再不濟也是個Beta……沒想到你連性別覺醒也比別人遲。」斑的語氣中裡有些失望,同時鄙夷的目光看著在地面上的帶土。
  
  在地上打滾掙扎的身體,宛如蟲一般,醜陋。那被情慾支配,喘著氣流著口水的模樣,毫無疑問是Omega,柔弱。
  又醜陋又柔弱,不配做宇智波。而弱小的Omega,對自己來說已經毫無用處。
  
  「白絕,把這沒有用處的東西丟到外面去。」哪怕為了讓帶土為自己所用,曾經耗費了多少功夫,現在覺得對自己沒用處了,斑毫不留戀的將其捨去。
  聽話的人造體照著斑的話,要拉起帶土的胳膊,就在此時,一道寒光閃過。
  白絕看了自己的腹部,一柄苦無刺在那裡,帶土早該痠軟無力的手,正拼進全力要把那苦無繼續壓進去,像是想穿破骨肉。
  
  「我才不是沒有用處……」帶土抬起頭來,被情慾覆蓋的面孔,與之相反的是眼裡不含有一點情慾的雜質,執著的意念深埋在其中,宛如青之炎一樣,沉靜而灼熱。
  
  斑瞇著眼打量著現在的帶土,忽然覺得事情有趣多了。
  
  「你還能有什麼用處?就算你的能力不變,未被標記的Omega那種隨便就會發情的身體能成什麼大事?」
  「那就讓人標記就好了吧,隨便找誰都可以,我現在就讓他標記了。」
  「你以為Alpha對Omega的標記能那麼隨便嗎?被標記的Omega對於自己的Alpha會絕對的服從,身心都受到對方的控制,這樣你還能繼續你所堅持的道路?」
  「用幻術徹底支配那個Alpha,信息素的控制力能比寫輪眼還要強嗎?」鮮紅色瞳孔浮現,「再不然,把他殺掉就好了。」帶土的語氣裡毫不把那個可能將來會成為自己Alpha的人當成一個生命看待。
  
  帶土說的不為一個解決辦法,前題是如果斑真不捨棄帶土的話。
  「你要哪裡找一個Alpha標記你?在你現在這種情況,能出去到外頭找到Alpha?」就算帶土現在的意志清醒,斑可不覺得正處於發情期的他有辦法堅持著身體走到外頭去。
  「你讓白絕隨便去外頭抓一個不就行?去外頭撿人不是你很在行的?」
  「讓我去抓個Alpha來跟你配種?你以為我是什麼人?花街的老鴇?」
  「是又怎樣?」為了維持住自己的氣勢,帶土硬著嘴跟斑挑釁著。
  
  這樣的態度,理所當然的遭受到斑的鐮刀一戳,帶土的身體因痛而弓曲了起來,嘴裡咒罵著:「你這混帳……」
  對於帶土這樣的低俗的罵語,斑沒有放在心上,鐮刀在地面上磨著,他嘴理唸道:「哪個Alpha都可以……那我……」
  
  「把卡卡西抓過來好了。」
  
  斑的惡意比刀尖還要銳利的刺在了帶土身上,不出他意料的,看到帶土那堅定的雙眼出現了破綻。
  
  果然還是不夠成熟,斑的嘴角那一抹笑不知是惡意抑或是無奈。
  像是要故意折磨帶土一樣,斑繼續說了下去:「就如你說的,強迫他標記你,用寫輪眼支配他,讓他成為你發洩慾望的傀儡,若是不行的話,就殺了他罷。」
  
  過去的同伴,哪怕現在的帶土否定了世界,卡卡西在帶土心中還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存在。
  帶土能把他當成物品,無法使用就直接丟棄嗎?
  
  「……可以。」沒有遲疑太久,帶土只是皺了皺眉,說出了答案。
  斑無法判斷這是否是帶土的真話,可說出這話的的帶土,絕非是個軟弱的弱者。
  
  如果要更考驗他的話,把卡卡西真抓過來試試他會不會照著做也行,不過前提得是這個卡卡西真是個Alpha,班才不清楚卡卡西是什麼性別,若是抓回來是個Beta還是Omega的話,不但不能解決問題,純粹只是突增困擾。
  
  「行了,我可沒功夫幫你抓Alpha,你說隨便誰都行,就這樣吧。」斑的鐮刀勾住了帶土的衣領,將他甩到床上。
  「好痛!」即使是柔軟的床鋪,背脊突然撞到物體,還是讓人疼痛不已,帶土還在哀嚎著背上的傷痛,眼裡見著斑拖著沉重的步伐巢自己走過來,「你現在到底是要怎樣啊?」
  
  「你可是另一個宇智波斑,真要標記的話,可不能隨隨便便找一個人,雖然非我的原意,但能更增加對你的控制,倒也不是件壞事。」斑說著,蛻下自己的外衣,相較於蒼老的臉,他的身體似乎還相較下年輕些,沒有覆蓋上沉澱的色素。
  斑說完,帶土還是一臉茫然的看著他,斑冷哼了一下道:「怎麼,不願意?你自己說隨便誰都可以的吧?」
  「不……我是想說,你現在還能、還可以有那種功能?」
  「……」
  作為一個不成熟的Omega,宇智波帶土顯然還不清楚有些話是不能在Alpha面前說的。
  
  斑是個溫柔的人,木葉初代火影除了會這樣說外,有時候還會說,斑其實是個有小孩子心性的人。
  為了給說出一個禁語的帶土教訓,原本只是單純想標記了事的斑,不惜耗費了珍貴的查克拉,用了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禁術,將自己變成年輕時的樣貌。
  並不是第一次瞧見斑年輕的樣貌,只是在斑宣告過他要進行的事後,看見那英俊的容貌,讓帶土不禁紅了臉。
  或許是刻意給對他不敬的帶土的折磨,斑毫不抑制自己身上那霸道的信息素,任他到處外放,他張嘴發出那跟之前瀕死的聲音完全不同,正處於青年,富有男人魅力的聲音,用不容拒絕的語氣道:「把衣服給脫了。」
  在信息素的影響下,帶土想也不想的身體就已經遵照著命令,要動手解開自己的衣服,只是那手卻使不上力,完全無法準確的動作。
  斑是個缺乏耐心的人,他撥開了帶土的手,鐮刀一揮,直接免除了脫衣服的功夫。
  
  男人是種奇怪的生物,比起已經熟透的爛甜的果實,還澀著卻帶有一絲苦甜的未熟果實更吸引著人。
  帶土的身體正界於少年與成年男性之間,少年纖細的手腳,卻已經開始長出富有男性魅力的肌肉,十分的具有吸引力,可惜的是曾經受過的傷附著上的人造體,在他的身上形成了斑駁的色彩。
  不過這點缺陷到不影響摸在手裡的觸感,斑的手指輕彈在帶土的胸肌上,處於發情期的帶土很輕易的就因為這樣的碰觸而有了反應:「嗚……」
  情慾的紅被斑的手指暈染開,細細的汗珠覆蓋著皮膚,喘息聲也越來越急促,信息素也更是飄散著。
  帶土感到身體更是難受了,可那個正在催化反應的人,卻不慢不急的動作著,簡直就像刻意在折磨他一樣。
  
  帶土簡直要受不了,他的身體一直在催促他,快點向眼前的人哀求吧,要他快點。
  可在帶土朦朧的眼裡,卻能看清斑的眼睛,那雙烏黑的瞳孔裡,不參雜任何的情意,帶了點戲弄的惡意,以及征服的意圖。
  那是看著獵物的眼神。
  帶土咬著唇,咬到皮破,血絲從傷口裡泛出,帶土的嘴才剛嚐到自己血的味道,斑的嘴唇就覆了上來。
  那是充滿侵略性的吻,雖然欣賞帶土不輕易區服的精神,但作為一個Alpha可無法忍受,唇舌如火一樣暴躁的肆虐於帶土的口中,霸道的信息素征服了整個空間,帶土近乎快要昏厥。
  這個Alpha不只想要占有他的身體,更想要支配他的心靈。
  而他就快成功了,帶土完全無法抗拒,最後身體不由自主的迎接了上去。
  不過斑似乎不喜歡這種配合,很快的就放開了他。
  「乖乖躺好,別亂動。」就像是要訓斥孩子一樣,斑命令道。
  接到命令後,帶土想都沒想的照著話,雙手併攏的躺平著。
  「真是沒魅力的模樣。」斑一邊嫌棄著,一邊卻俯身下去。
  「嗯……」就像被狼啃食一樣,身體的一丁一點都沒被放過,咬的帶土又疼又爽,呻吟聲從嘴裡吐出。
  其實身體被催化到這種地步,對象的技巧什麼的,也一點都不重要了,只要給于一點刺激,這身體就會產生劇烈的反應。
  就算斑覺得不耐煩,手指毫不憐惜的草草在那個Omega最需要撫慰的地方,粗魯的翻攪了幾下,就拔出來,換上那更為巨大的物體,帶土的身體也毫無抗拒。
  Omega早就做好了迎接的準備,當斑的分身剛進入帶土體內,就被緊緊的纏上了。
  「挺聽話的。」斑難得的讚賞道,然後一個挺身將他的東西送進更裡面。
  「啊!……等,等一下!」被這用力的一頂,帶土的聲音突然拔高,意識到斑要做什麼後,他著急了起來。
  但斑哪會理會他的反應,動作一點遲疑也沒有,分身已經戳到了生殖腔,企圖更進去裡頭,卻被Omega卡的死死的,斑皺著眉,看帶土又咬著嘴唇,又在試圖阻礙著,直接用力的拍了下帶土的大腿,突如其來的痛覺,讓帶土分了心,一時忘了抵抗,斑強硬的突入了進去。
  
  「哈……啊……」被攻陷到這種地步,帶土已經沒有反抗的餘地了。他只能軟著身子任斑操弄,斑的動作跟溫柔鉤不上邊,粗暴的一下一下頂弄著,每一下都頂到最深處,意識都要飛了出去。
  最後帶土感受到斑在自己體內成了結,在裡頭刻下了標記。
  
  那一刻起帶土感到自己的信息素被變換,一點一滴的被染上了斑的印記、就像被支配著了,從頭到尾都變成了「宇智波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